这位消息灵通、表现也颇干练的女子,名叫柏妮丝。
这几天,看来便是她在帮少女监视“文德”两人。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即便是外人看起来清心寡欲的苦修士们也不能免俗。
既然卡蜜拉这么受宠,自然便有凑到身边套近乎以求照拂的。
柏妮丝便是几年前因为这个原因才故意接近她的。
不过苦修士少女看来完全没有留意过自己如此被众人亲近的原因。
这一切她都以为是自己为人正直,所以人缘好罢了。
人,的确很少有能正确认识自己的。
但相处几年,状况不知不觉间起了点变化:因为柏妮丝的有意讨好,卡蜜拉已经跟她颇为亲近。
而她也渐渐为这位苦修士少女的人格与才华所折服,功利心反倒少了很多,平时便以照顾者和仰慕者自居。
两人相处越来越是融洽。——————————————————————
“走,先去看看那个女孩。”
苦修士少女卡蜜拉不想再浪费时间,命令道。
两人各自“开门”,消失不见。
——————————————————————
第一段路中。
“文德”正像第一天一样盘膝端坐。
她在想一些事情。
只不过这里的环境越来越不适于静坐思考了。
她第一天来的时候就“出了大风头”,后来又因为“不当言论”惹了一堆人不爽。
而且被惹的人里面还有个缠人又有后台的小姑娘。
结果这三天颇有些不怎么专心修炼的家伙过来探头探脑和冷嘲热讽。
甚至还有专门从里面的路段跑出来的。
看来那小姑娘的影响力倒是不小。
开始的时候这些人还是比较克制的。
毕竟“受膏者”的名头和德维士的亲自接待都说明了“文德”的不凡。
至少是身份上的不凡。
但到了第三天,看到那些先上去招惹这神官的人都没事,一些无聊份子胆子便也肥了。
这是多好的一个讨好天才苦修士卡蜜拉和两位老人的机会呀。
而且听说这神官只是看着嚣张,胆子小得很,不管你怎么招惹都不反抗,招惹他很安全。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这人放出话来只待三天。若是来晚了,不就少了个讨好那三个人的机会了吗?
————————————————
——又来了。
“文德”睁开眼睛。
因为她发现又有几个人走了过来。
“咦?听说某人大言不惭地说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