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修士少女很幸运地没有等很久,仅仅十几分钟后默的双眼便重新有了焦距。
但幼女醒来之后并没有理她。而是先闭上眼睛想了些什么,之后便准备接着往“路”的深处走。
“等等。”
再次被这个幼女无视的卡蜜拉不得不伸手拉住了对方。
默皱了皱眉,不解地瞪了苦修士少女一眼。
少女脸上一热,略感到有些尴尬,但还是继续道:“你真的不打算留下来跟我修行吗?跟着那个男人没有前途的。”
“嗯,我要跟他走。”
简短地回答了一句,幼女又开始向内走去。
“我能问问为什么吗?”
少女卡蜜拉跟上几步,不死心地问道。
“我的身心,都已经献给夜……献给他了。我是他的东西,他不扔下我,我就会一直待在他身边。”
默指的自然是向夜月宣誓效忠,并签订灵魂契约的事情。
但听到苦修士少女的耳中意思却完全不同了。
“身心……都已经献给他了”什么的。
“我是他的东西”什么的。
“这个禽兽。这么小的孩子都不放过……”
她还怕自己误会了,于是紧跟着问道:“你们……那个……是什么关系……那个……他平时会不会……跟你……那个……床……睡……那个……睡一张床……那个……”
默看着眼前这个忽然结巴起来的少女,一脸莫名其妙。
但对方话里大概的意思她还是听明白了,于是兽人幼女不耐烦道:“对,平时我们一起睡,他也会帮我做一些很舒服很快乐的事情。将来我还要嫁给他呢。我发过誓的。”
兽人幼女说的当然是挠头发和吃东西之类的事情。
但苦修士少女自然误会了。
虽然有心里准备,但听到眼前的幼女真的告诉她这种答案,少女还是非常震惊。
她先是满脸通红,之后又咬牙切齿,最后她跺跺脚,几步冲向“出口”,往第一段路奔去。
跟班女子柏妮丝自然也跟了上去。
忽然被扔在原地的兽人幼女根本不明白自己的几句话为什么会把对方刺激成这个样子。
不过碍事的人自己离开了也是好事,她也没多想,便继续向洞的深处行去。
——————————————————————
苦修士少女很快便冲到第一段路,刚出来便喊道:“我要跟你决斗!”
但等她看清这里的事物,却发现第一段路的场景与她想象的不同。
她发现许多人围成一圈,将那位“禽兽神官”围在了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