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群年轻人中颇有几个听懂了“白衣神官”的意思,出言嘲讽道:“见卡蜜拉小姐出来了,又开始吹牛表现自己吗?”
话音刚落,“白衣神官”向前几步,微微的魔力波动传来,人已不见。
真过去了。
几位青年如忽然被人扼住了脖子,一时什么也说不出来。
这几人要么就还没有通过第一段,要么是花了数月甚至几年的时间千辛万苦通过了第一段。
这神官三天便入了二段,已是不但将他们几个比了下去,还将大批所谓的天才都比了下去。
天才无疑。
但还是有一人嗫嚅道:“他说的是三天时间一走到底……便是他真是三天就能走到第二段的天才,也是个吹牛说大话的……”
但这话底气已不足,也没什么人附和。
境界较高,能进入二层之人,包括少女卡蜜拉两人和那几个年长的苦修士,都没有再多理会这几个年轻人,纷纷以各种方式“开门”穿越“入口”。
只短短几分钟,这些人便走得一个也不剩,只留下那几个挑衅者面面相觑。
——不是真得罪什么不该得罪的人了吧?
————————————————
夜月穿过“入口”,先是往四周望了望。
空间更大了,洞顶高度离地面有几十米,也就是大概二十层楼的高度。
洞也更深了,估计深处的人已看不到入口的景象,在他们的视线中,刚进来的夜月应该只是一个几不可见的小黑点。
在第一段只能隐约体会到的那种来自虚空的威压也重了许多,有类似被目光中本来就有恐惧术效果的巫妖盯住时的感觉。
普通人在这种威压下大概会直接失去理智,不是瘫软在地便是不顾一切地逃走。
当然,精神力强大的修行者们还是扛得住的。
气温变得很低,甚至有寒风迎面而来,阴冷之感穿过衣服,直透入骨。
魔法元素却反倒变得很活跃,若是此时扔一个火球出去,估计威力可以提高个两三成。
如果它不提前爆炸的话。
阴风的来源在洞的深处,同时也偶尔会从那个方向传来一种隆隆声。
这种声音在第一段也能隐隐听到,但却若有似无,没有这第二段路上听得清楚。
夜月随便四下瞄了一眼,立即找到了一处“眼”。
那是一处洞顶的钟乳石柱,但缺了一节,断面有类似年轮的同心圆痕迹。
夜月略看了看,便发现这些同心圆同样蕴含了魔法公式和施法技巧在里面,但水准已经在精英阶左右了。
夜月点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