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这不可能……”
苦修士少女终于回神,念动咒语,也“开门”向前追去。
身后诸人亦不想错过这百年难得一见的事情,只要穿的过去的,同样各找“入口”,跟了上去。
待众人穿过“入口”到达第三段,刚好能看清前面抱着可爱的幼女缓步行走的“俊美神官”的背影。
但没等哪个人先开口打声招呼,背对着众人的神官便用单手随意做了几个魔法手势。
又是一阵魔法波动传来,两人再次消失于众人面前。
于是他们又一次呆住了。
这次连二十分钟都没用上。
那神官这次大概不到五分钟便通过了困难数倍的第四段入口。
这种速度已经不能以“天才”来解释了。
压根就是神迹。
——除非这人是“父神”特别眷顾的人,否则怎么可能会有这种神速?
卡蜜拉又是最快回过神来的,她再次“开门”追去,跟班女子柏妮丝也同样跟了上去。
但追到这里围观的苦修士们,却有大半停下了脚步。
三段到四段之间,本就是一个坎,许多人甚至终生止步于此,哪里是那么好过的。
————————————————————
“文德”连过两段路,终于停下了脚步。
“没想到才第四段就走不下去了,还以为会更远些呢。”
停下的原因很简单——精神力不足了。
她感到略微有点遗憾。
若是还有过去一成的实力在,她也不至于在这里就停下。
什么时候才能解开封印呢?
这条路,每过一段,便会更宽广高大些,更冷些,更吵些,魔法元素也更混乱些。
现在这第四段,气温怕是已经降到零下二十度左右了,前两段的冷风,到了这里已如刀一般,几乎能将人的面皮剥下来。
第二段便清晰可闻的隆隆声,到了这里已经跟瀑布声差不了多少了。而且又颇没有规律,一阵响一阵停。
若是个正处于施法失神状态的人冷不丁被这种声音惊吓,施法失败倒是小事,这紊乱的魔法元素却是能要命的。
最讨厌的,是虚空中的威压。
这威压比第二层强了十倍不止,常人进来,怕呆不了多久便会精神失常。
威压的强度要比夜月预想得要大得多,便是有“权杖”傍身,夜月也没法护着默再走下去了。
“那么,便喊那德维士来接吧。”
虽然把默送回去也还能走,但既然说了要带人家往里走,就不能半路放下。
再加上始终有一条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