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德”也有点惊讶。
虽然现在默在自己“权杖”的保护之下,但也不应该对这种威压毫无感觉才对。
就连“文德”自己,现在面对这威压也因为精神力不足而感到有些难受。
“你真的完全没有感觉到?”
幼女又歪了歪头,似是仔细回忆了一下,道:“前天刚进来的时候,好像是隐隐约约觉得有些奇怪的压力,但之后就没有了。只是感受到远方有东西。”
“哦。”
——也许该检查一下这孩子的身体。
当然,不受这威压影响,虽是怪事,却并不算坏事,先放着不管也无所谓。
还是等离开之后精神力不那么紧张之时再研究吧。
“文德”试着减弱了一些帮兽人幼女抵御威压的精神力,发现这孩子真的毫无所觉,便放心地逐渐收回了这部分力量。
默仍然没有异状。
这还真是难得的天赋。
“文德”点了点头,轻声道:“那么,看来还能往下走走看。”
声音虽然不大,但卡蜜拉一行人站得也不远,所以他们基本上都听见了。
但这次,已无一人想要出言讥讽。
“白衣神官”已经在“开门”这件事上让他们震惊太多次了。
——就算这人说的话再不现实,应该也能成功吧?
果然。
“神官”抱着幼女,略往深处走了一段路,便再次施咒消失于众人面前。
虽然又是一个“奇迹”,但这次众人反应都很淡定,或者说是麻木。
以卡米拉为首的能追下去的人,依旧各找“通路”跟了下去,想看看这“神官”的极限究竟在哪一段。
而大部分人,又被挡在了这一层。
——————————————————
夜月并不知道别人是怎么通过这些路段的。
但是她已经在三天的静坐中找到了一种规律,那便是直接循“眼”开“门”。
在“龙皮书”、“流动”、“眼”、“权杖”,以及夜月自身的境界与天才面前,那些凡夫俗子视若天堑的路段间的障碍,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唯一限制夜月前进的,便只有她自身被封印住的力量。
她能动用的精神力,依旧比普通人强不了多少。
好在虽然突破每一段路所消耗的魔力都会变大数倍,想要护身所需要的魔力也变强几倍,但对精神的负荷却基本没什么变化。
所以省出了帮默硬抗威压的精神力之后,夜月勉强撑得住。
而那些魔力负荷,转嫁给“权杖”就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