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月终于穿过了第十四段路的“入口”。
精神力急剧消耗之下,现在的她感到恶心、眩晕、眼花、耳鸣,太阳穴也突突直响。
仿佛精神与肉体要脱节了。
但现在绝不能睡。
因为这里并不是马拉松的终点线,过了之后可以休息。
这里是维亚多勒罗沙之路最凶险的第十四段。
不规律响起的噪音若雷鸣般在耳边炸响、阴风能冻结五脏和骨头、威压强到让人觉得自己正背负大山,而那浓郁混乱的魔法元素,似乎只要一点点精神力触碰,便会将人搅为齑粉。
只要在这里睡着,便会死。
而那“流动”、“眼”和“灵魂碎片”,却被上面那些负面能量掩盖得几不可察。
“看来还是应该让人来接的。但一不小心……就逞强了。”
不过这一路过来也算有很大收获。
所有试图走过这条路的人,每到一处“入口”,就需要有将前一段路的知识融会贯通的见识才行。
于是,虽然故意漏掉了大部分的“眼”中信息没有查看,但不知不觉间,夜月已经对苦修士的那一套修炼体系有了相当程度的了解。
便是现在散功并从普通人的程度开始重新修炼,夜月也已经能够毫无障碍地直接修成超凡阶的牧师或者圣骑士了。
而且她之所以敢逞强,是因为她料定这里有人接应。
果然,刚刚踏出扭曲的空间,她便看见有两个形貌奇特的老人等在这里。
正是愁脸老人德维士和怒脸老者迪恩。
“不愧是受膏者,了不起,太了不起了。这真是奇迹。”
未等夜月开口,德维士便上前两步搀扶住了她。
于是,寒风、噪音、威压等等,忽然间就消失了。
骤然的环境变化,让夜月觉得自己像忽然聋了一般。
怀中的默也是身体一松,似乎也有同样的感受。
低头看去,幼女现在正好奇地打量四周环境,见夜月看来,又飞快地埋下了头。
看来她非常不愿意下来。
但似乎又因为怕夜月太累,幼女赖了一会儿,还是主动跳到了地上,并牵住了夜月的衣角。
她精致红润的小嘴巴扁了扁,一脸的恋恋不舍。
——————————————
“老人家实力真不错。”
夜月由衷赞道。
德维士却摇摇头,道:“谬赏了。受膏者年纪轻轻就能创造如此奇迹,将来能够取得的成就绝对超过我这把老骨头。”
夜月并没有继续跟人家客气,以伪装的脸露出一个“圣者式的谦逊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