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孩子太猖狂无理了,枉我刚才还对他充满期待。”
怒容老者看起来满腹怨气。
“奇异之人多有怪异之举,等等看吧。”
且不提被关在外面的两位老人究竟作何感想,单说亡灵女王夜月。
她已经真正取得了一个传奇头衔——古往今来第一个进入光明教廷圣地最核心处的亡灵法师。
虽然她本人并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
“啊,果然不带他们进来是对的。虽然可能出去还要费一番唇舌解释。”
亡灵女王感受了一下“墙后”的浓到极致的光明魔力,轻轻吐气,自语道。
在这种环境下,夜月想要以自己薄弱的精神力长时间维持“权杖”以负能量产生的伪装幻术,几乎是不可能的。
她之所以不带那两个老人进来,首先便是担心会被看穿伪装。
而且两人实力太过强大,现在又是敌非友,还是不给他们进来参悟的机会了。
从上一位受膏者来到这里,已经隔了许多年,鬼知道这两个老怪物是不是已经储备了足够提升境界的知识,要是一进来就顿悟突破了,岂不是养虎为患?
————————————————————
沃宁之壁中的空间,的确如愁脸老人德维士所说的那样——光明、温暖、柔和、舒适。
当然,这是对普通生物来说的。
比如现在正一脸享受表情的兽人幼女默。
但对做了一百多年黑巫师与亡灵的夜月来说,这里充斥的那种与自己擅长操控的黑魔法性质完全相反的光明魔力,只会让她本能地感到受到了威胁和属性削弱。
好在她现在早已是活人之躯,所以这个神秘空间对她并无实质上的损害。相反,空间中那柔和的光明魔力甚至还开始缓慢修复一些夜月在自己力量全失后强行驱使对生物来说是“剧毒之物”的负能量所造成的肉体上的暗伤。
不过对于操作“夜与影之权杖”来说,负荷却如夜月预料般陡然增大无数倍。
这柄基本上是由纯正的负能量构成的神器,实在不适合在这里用。
没有碍事的人在这里看着,精神力无法负荷的夜月很干脆地收回了权杖的魔力,于是她身上一切的幻术和伪装都消失了。
白袍不见了,露出交领大袖的玄色银纹锦缎道袍;黑色的秀发垂下,衬得夜月那精致的面容和修长的脖颈越发白皙。
虽带着倦容,但这疲惫之态出现在这位亡灵女王那美丽的脸上,却分外有一种诱人的慵懒感觉。
她现在又是那风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