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虽轻,但怒脸老人还是听到了:“自然是因为这样。不然你还有什么解释?”
“哦,暂时没有。请问迪恩先生是怎么看这‘流动’的?”
“流动?什么流动?”
“没什么。”
她微笑道。
夜月又发现了一个事实,原来就连高强到两位老人这个地步的人,也会忽略这“流动”。
看来只有阅读了龙皮书的自己注意到了这股隐晦的能量。
于是她对于自己的推断更确信了。
一行人继续在“文德”的带领下曲折地前进。
这一次,夜月是完全按照“流动”和“眼”走的。
——————————————————
也不知走了多久,可能七八小时,可能更久,到怒脸老人几乎完全失去耐心的时候,夜月忽然在一处毫无特点,甚至没有“眼”也没有“遗迹”的地方停了下来。
这次她停的非常久。
足有几十分钟。
就在连愁脸老人都忍不住想要出声询问时,“白衣神官”的身影忽然间便毫无预兆地消失了。
两位老人面面相觑。
而同样被留在此地的默却颇为镇定,她歪着头似乎思考了些什么,接着便坐在地上,开始冥想。
——————————————————
夜月觉得自己化为了流光。
没多久,她就被传送到了一处奇异的空间。
这里和那“沃宁之墙”后面的空间看起来很接近,同样温暖、柔和、舒适。
唯一不同的是这个空间特别小,只有百余平米的样子。
空间的正中,也有一处神龛。
“嗯……大概是到地方了。”
夜月走上前去,开始检查那神龛。
“哦?”
她看到了一本书。
这书她还真熟悉。
不论形状、大小、材质还是厚薄,都与自己手里那本“龙皮书”相仿。
唯一不同的是,这本新的“龙皮书”是白色的。
“这倒挺有趣的。”
亡灵女王反复试探扫描了几次,便拿起这本书,开始阅读。
依旧是龙血写就的龙语文字,前半段记载了一下光明侧的神术与武技,后半段记录的是大段的祷文和仪轨。
乍看起来还是没什么特别的。
但已经有了黑色龙皮书的经验,夜月自然知道这本书也一定充满了暗语。
只是……
这浓浓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
夜女士的教派和信徒崇尚隐秘之道,但光明神教却不然。
人家的信徒行事都号称要光明正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