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噪音是什么,大概也很清楚了。
一定也是这条蛇。
正想着,这条蛇便忽然动了起来。
动作非常激烈,与其说是动,还不如说是状似痛苦的挣扎摔打。
这样的巨蛇挣扎起来是什么样子?
和山崩差不了多少。
而且是连绵远去的大山同时崩塌的情景。
空间的四壁、地面与岩顶似乎都有结界保护。
但巨蛇一开始挣扎,便巨石纷飞,尘烟飞扬。
夜月不得不尽力高飞躲避,才能确保自己不被波及。
这一切,伴随着一连串天塌地陷般的巨响。
果然。
维亚多勒罗沙之路上的所有的负面东西,都来源于这条蛇。
“好蛇。”
好强大的蛇。
“倒是谢谢你夸奖。”
夜月正自思考自己在这种极端虚弱的状况下要如何才能接近那柄剑,一条小小的黑蛇忽然出现在夜月的旁边,吐着信子搭话道。
它出现得毫无征兆,虽“权杖”在手,夜月也没有发现它是怎么过来的。
定睛看去,这条小蛇是一个灵魂体,类似于幽灵的存在。
“阁下是灵魂出窍了?”
灵魂出窍会减弱灵魂与肉体间的联系,而且出了窍的灵魂很虚弱,又失去了肉体滋养,也许一个不慎,被一阵风一吹也会消散于天地之间。
而失去了灵魂,再强大的肉体也不过是一堆等着腐烂的肉。
“不然我能怎么办?很疼啊。你的反应真无趣,我还以为你能吓到呢。”
小黑蛇回答的语气显得很轻浮,还顺手用尾巴尖指了指远处那柄“剑”:“看到没?那玩意插在我的心脏上。”
夜月点了点头。
的确,按比例来说的话,那柄剑的确插在这条山脉般巨大的黑蛇的“七寸”上。
这条蛇显然是黑暗属性为主的魔兽。
而那柄剑,既然是光明侧第一神器,便一定是光属性的。
属性相克的原因,这柄剑插在它的心脏上,绝对比火烧和开水烫要疼痛千万倍。
尤其是会直接作用于灵魂,更不是肉体的疼痛能比拟的。
“还傻愣着干什么?你的身上带着那个臭丫头的印记,这剑你八成拔得出来,还不快去拿?”
虽然话说得轻松,但小黑蛇的语气却透出种掩饰不住的急迫。
但夜月却好像没听出来似的,微笑道:“你的身体挣扎得太厉害,我要是过去,可能会被你拍死。”
“我帮你控制住不就好了?快去快去。”
夜月顺从地飞了过去,飞了好久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