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月微笑着瞟了它一眼,念动咒语,消失了。
小黑蛇愣住了。
花了一百多年好不容易等来的解放者居然因为自己的一句威胁的话就走了,它几乎抓狂。
“冷静、冷静,这些贪婪的爬虫没道理放弃‘白昼与光辉之剑’的。一会儿他就会回来了。这只是在故作姿态。”
但即使如此安慰自己,也觉得自己的想法非常有道理,但小黑蛇还是无法静下心来。
“万一他真不回来怎么办?”
——————————————————
几个小时过去了,整个空间中依旧没有那人的影子。
小黑蛇慌了。
它开始到处飞窜,团团乱转。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明明一个多世纪都等了,小黑蛇又有着悠长的生命,它本以为自己的心态已经足够好。
但这短短的几个小时,却好像没比那一百年短多少。
又是几小时过去。
在它开始失态地嘶嘶乱叫的时候,忽然远处微弱的白光一闪,那“白袍神官”又回来了。
小黑蛇第一时间注意到了那团白光,立即绷住,以最快的速度装成毫不在乎的样子,慢条斯理地飞到神官面前。
“怎么?吓唬我?告诉你,两万年我都活过来了,就是再等几个世纪,对我来说也是睡一觉的时间而已。想威胁我,门都没有。”
这位神官现在看起来神完气足,闻言微笑了一下,又消失了。
“这……”
这次怎么连话都不说了?
“一定还会回来的吧?”
————————————————
夜月回到了那个只有一个神龛的小小空间,开始再次翻阅两本龙皮书。
困了,便冥想一会儿,累了,便小憩一下,很快又过了几个小时。
“看来跟这条蛇有的耗呢。继续养精蓄锐吧。”
刚才那段时间,她就是睡过来的。
虽然与小黑蛇相处的时候表现得云淡风轻,但夜月薄弱的精神力根本就无法支持她在那条巨蛇面前长待。
——它虽已经半死不活了,但浑身散出的寒气、魔力与威压却依旧骇人。
如果没有“权杖”在身的话,现在这个状态的夜月说不定只在它的身边站上一瞬就会死。
那么索性便出来休息一下,顺便抻练抻练它吧。
这条蛇的确洞察了夜月的心思,但那又如何呢?
经过一百多年的囚禁与折磨,脱困就在眼前了,便是有如妖之智,亦会患得患失、急躁、进退失据。
这一点,曾失去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