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蛇盯着“白衣神官文德”看了看,没有丝毫犹豫地,下定决心似的摇了摇头。
“你长得很好看。可男人果然不行。”
似是怕“白衣神官”再说出那句“我可走了”,小黑蛇紧跟着说道:“但你可以换个条件。比如许几个愿什么的。我在你们人类面前和那些所谓神明也没有太大区别,想来你想要达成的愿望对我来说也不是那么难以实现。”
“白衣神官”却微笑着摇了摇头:“谁知道你恢复自由身之后是要吃了我还是帮我做事呢?”
“这样啊……”
小黑蛇语气遗憾,它的双目忽然利芒一闪,接着夜月身边的空间便被禁锢封锁了。
“白衣神官”却毫不慌张,她淡淡道:“这又何苦?”
夜月的话似有所指。
果然,在小黑蛇施法的同时,那把美丽的光之剑忽然放出万丈光华,光辉瞬间便覆盖了整个空间。
包括蛇那连绵不断的山脉般的身躯。
巨蛇周身鳞片的表面在这种光华的照耀下,如初春阳光下的冰面般缓慢融化,甚是骇人。
小黑蛇同样也在剑光的照射范围内,只见它原本凝实的身躯此时如正在被漂白的黑布一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褪色黯淡了下去。
一看就知道,它不好过。
“少废话,大不了再回到身体里受个百来年的灼烧之苦。你现在还有大概三分钟时间考虑是不是要拔剑放我出去,不然我被烧到回到身体之前,先杀了你。”
“哦。”
“别以为我不敢,大不了鱼死网……”
话音未落,“波”的一声,那块被禁锢的空间一下子又恢复了正常。
察觉到不对的小黑蛇再次施法。
但那“禁锢”却意外地建立失败。
圣光缭绕、宝相庄严的白袍神官不见了。
“可恶。”
正当小黑蛇以为这神官又跑掉了的时候,忽然,黑雾腾起。
在神官消失的地方,出现了一个绝美的女子。
她有着洁白如雪的肌肤,玄色如夜空的双眸,精致美好如雕塑的五官,又长又直如黑缎的秀发。
女子身着一件大袖右衽的黑底银纹丝绸长袍,手持一根乌沉沉的、似是玉石质地的长法杖。
玄奥无比的魔法符文在她周身明灭,黑气聚散间,女子已向前跨出数步,到了小黑蛇身前。
随着这动作,宽大的黑袍勾勒出女子美好的身姿,竟在这种紧张危险的外界条件下勾起了小黑蛇的色欲。
女子脸上没有神官那面具般的温柔笑颜,取而代之的是带着些疲惫的淡然之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