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来,克里斯蒂娜几乎一直顺风顺水。
她所在乎的人,全都爱戴她;她所在乎的事业,全都一一实现。
没有心灰意冷、亦未再被人背叛,所以也就自然没有丢下一切离开的冲动。
她差不多只有与乌洛洛的约定这一个离开的理由。
相反,她三十年来背负的东西却越来越多了。
在她的感觉中,便如当初回来前将以前脱下的男装一件件穿回去一样。
穿回去的不光是衣服,还有伪装和责任。
——越来越沉重。
教廷势力虽如日中天,但也早成了众矢之的。
一旦自己不在了,很难不被有心人所针对。
莱特一世会放过他们,他的子孙后代却未必。
而且帝国之内的教廷势力失了自己的控制,也说不定会先一步作乱争权。她又不可能对这些光明教廷的部下们动手,因为这些才是真正的自己人,是她的老师留给她的基业。
再说帝国。
帝国在西边还有精灵帝国的威胁,南边兽人也心心念念夺回故土,周围的人类国度与东边的矮人们看起来也并不驯服,这时她若是走了,这些外国和异族没了自己的震慑,说不定会联起手来进犯。
怎么看,没了自己,这看起来如日中天的帝国都会出大乱子,说不定一夕间便会垮掉。
“而且保罗可是将家人全部托付给我了呢。”
于是,犹豫再三,克里斯蒂娜终于做了决定。
她要试着留下。
她用白皮书上的暗语写了一封言辞恳切的长信,选心腹送向北方,请求乌洛洛能够让她再留些日子。
五年十年便好。
等她安顿好一切,至少外部稳定,便会回去跟对方厮守。
——之所以没有亲自前去,是因为她知道以乌洛洛的性子,有很大概率将她直接扣下。
而送信人,就是她回来后收的出色学生之一,名叫查理·怀特。
——————————————————
以克里斯蒂娜对乌洛洛的了解,这种请求八成是会被体谅的。
而且三十年之期未到,如果对方不同意,大不了便赶在期限前赶去相会便罢了。
说不定到时候好好求她几年,那蛇美人可能还放自己出来呢。
信使出发之后,克里斯蒂娜便一面继续处理公务一面等待消息。
却不料,一段时间过去,信使没有回来,北方却传来了凶兽作祟的传言。
接着,传言越来越夸张,说什么北方万里冰封、洪水滔天、甚至连日月之光都被遮蔽,无数试图反抗的强者被杀,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