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群山被冰雪覆盖,天空布满了乌云。
乌洛洛来了。
克里斯蒂娜走出这些天暂居的帐篷,飞身而起,立于山巅,等待那山脉一般的巨蛇从地平线现出身影。
却一直没有等到。
“小克里斯。”
忽然头顶一声娇媚的呼唤,未等女圣者作出反应,一条蛇尾忽然自上方甩下,将她拦腰缠住,拉向空中。
看来观察的方向错了。
原来这蛇美人刚才躲在乌云之中。
克里斯蒂娜没有抵抗。
因为她并没有在刚才那句呼唤中听出杀意与愤怒,她甚至还从中听出一丝宠溺。
果然。
久未见面的金瞳细眼的美人已从云层中现出身来,脸上竟还带着笑颜。
“宝贝儿,跟我回去吧。”
“这……”
女教宗一肚子解释和应对的话没法说出口。
这是怎么回事?
不是来杀我的吗?
若是来接我的,那她沿途掀起的灾祸是怎么回事?
克里斯蒂娜设想过无数的情况,但万没有料到对方居然是这种若无其事的态度。
没等这位圣者继续出口询问,乌洛洛的尾尖已经不老实地探进了她的袍摆之中,顺着她的左腿,螺旋缠绕着向“某重要部位”钻去。
“好想你啊,我们先去好好舒服一下吧。听说你为了我禁欲快三十年了,想我了吗?”
听说?
乌洛洛居于遥远的北方冰海之上,又是从哪里听说的?
但这不重要……
女教宗隔着袍子摁住了那截作怪的尾巴,问道:“能否先解释一下你要做什么?”
虽然克里斯蒂娜的力气完全不能阻止那条蛇尾,但乌洛洛还是配合地停了下来。
这条美女蛇看起来甚为扫兴,随口答道:“还能干嘛?我做的事情好像越线了,前几天就连‘那家伙’都跑出来警告我。也是你做得太好,不愧是我老婆。不过为了将来不倒霉,当然我就得先出来善后喽。而且眼看着约定的日子也快到了,顺便接你回去。”
“这是什么意思?”
克里斯蒂娜听得越加一头雾水,但乌洛洛却不耐烦了:“管那么多干什么?反正你只需要知道我在帮咱俩善后就行了。你若还没玩够,我就陪你到日子到期,咱们再一起回去。我为了将戏做足,一路上可是怎么声势大怎么弄呢,结果走太慢。想死你了,你想我吗?”
“想……可是……”
“想就好。咱们赶紧去做点‘开心的事’吧。选个地方吧,这次要不要到云层上试试呀?风景很好哟。”
“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