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些记忆中,夜月嗅出了浓浓的阴谋味道。
天际之外的光线由谁发出?
克里斯蒂娜交代后事时,指定的继承人明明是德维士,却为什么到了最后换成了查理·怀特?
莱特一世表现得根本不像一个君主和政治家,倒像是个完美的朋友,这人真有那么无害吗?
越线又是指什么?
亡灵女王回头向那小黑蛇看去,想要问问这些细节。
却见对方也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这种眼神夜月见得多了,直接无视掉。见那张黑气组成的“羊皮纸”还静静地悬浮在小黑蛇身边,她轻轻皱了皱眉,问道:“怎么?还没签吗?”
“……”
“不要浪费时间。我这次若走了,下次回来可能就是几年后,不要心存幻想。除非你死,不然我会耗到你肯屈服我再取剑。”
小黑蛇又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开始变化。
因为本身就是灵体的状态,她幻化起来似乎很容易,只眨眼功夫,便变成了一个金瞳细眼、身材高挑、腰细腿长的长发美女。
美女穿着一条黑色的贴身长裙,下摆开着直到臀部的叉,露出白生生的大腿。
和剑中幻境里的乌洛洛一模一样。
“来做个测验吧?”
美人的脸上挂着坏坏的笑容,说道。
“……”
似乎丝毫没没有察觉到夜月的不耐,金瞳蛇美人自顾自说道:“不通过的话,我就是死也不跟你走哦……”
“……问吧。”
“第一个问题,我性感吗?”
“……不错。”
“这样呢?”
说着,蛇美人的形态再次变化,依旧金瞳黑发,身高却更高了一些,面部轮廓也变得硬了些。
这个问题刚问完,乌洛洛的灵体就已经变成了一个气质邪魅的细眼男子。
“挺好。”
“两个形象相比你更喜欢哪个?”
“……第一个。”
“答得不错。我喜欢。”
乌洛洛形体再起变化,变成了一开始的金瞳美女模样。
“我在剑里看过你蛇尾的形象,那个也很不错。”
夜月忽然补充了一句。
金瞳女子觉得很意外,甚至有些惊喜之意:“哦?真的?不恶心?不可怕?”
——————————————————
这句话倒的确是真的。
华夏族创世女神便是人首蛇身的形象,所以夜月看到蛇尾非但不觉恶心,反倒觉得有些亲切。
但夜月之所以特别点出这句话来,是因为大概猜到了乌洛洛为什么要问这些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