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利奥特的搜捕终究没有结果。
且不说地位崇高的怒脸老人迪恩忙着找自己的徒弟,压根就对他爱理不理。就算鲁萨拉姆的苦修士们肯帮他们找人,人也是找不到的。
在召唤出广大无比的光之翼吸引了一轮新的信徒叩拜之后,始作俑者夜月已经带着默改变了外貌身型,潜回了哲伊士区的旅店。
等待在此的黑巫师头子温斯顿一行人早已备好马车,车队毫不掩饰行迹地慢悠悠出了城。
城外虽有护教军设下的卡子,夜月的车队马车却是影会的财产,随行成员都有教廷内的掩饰身份。尤其还有作为黑巫师团最高长官的温斯顿坐镇,他对外的身份可是主教。
于是几道关卡的护教军军官非但没有一个人敢于拦阻,还都不约而同地派人护送了一段。
不过话说回来,以这个车队众人的实力,这些军人便是要拦,又怎么拦得住?
——————————————————
待远离鲁萨拉姆的护教军军队,夜月在自己乘坐的马车中布下隐藏气息的结界,盘膝坐好。
默就坐在她对面不远处。
这三天多的维亚多勒罗沙之路中的生活,给了她非常多的好处,此时她正在抓紧巩固记忆。
也不知她短期内能达到什么水准,光以魔力论,也许她已经达到宗师阶了也说不定。
夜月自然也没闲着。
坐好不久,一柄细小的光之剑自其手中浮出,悬浮于她面前。
剑身中充斥着极强大的光明魔力,但剑本身却完全没了第十五层封印中那种摩天楼般的气势,相反给人以柔和无害的感觉,甚是诡异。
——看来我的封印要解开了。
夜月还并没有完全掌握这柄剑的用法,但此剑的魔力与“神威”同源,待吃透了用法后以它配合体内的绿一起施为的话,解开封印看来不会很困难。
这柄剑现在并不完全,只有核心的“光之剑”部分,其余大部分剑身,还以维亚多勒罗沙之路的形式留在圣城鲁萨拉姆。
之所以暂时没有将整条路打包带走,原因有三点。
第一、“光之剑”已经是“白昼与光辉之剑”的核心组件,掌握了它,整件神器便已经等于是她的东西,没有任何人能够夺走了。这与只掌握“光之冕”的时候是不同的。
第二、没必要着急取,鲁萨拉姆是教廷腹地,是圣城。除了数以千计的苦修士,光是接近圣阶的至少就有两个老怪物在,将整条路搬走,天知道人家会是个什么反应,又会有什么后果。再加上外面有城防军和护教军凑热闹,虽然有“权杖”和假身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