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件事。”
无视了兽人幼女的眼神,乌洛洛回答道:
“哦,说吧。”
“第一,先给你提个醒儿。这件神器,以后要慎用,甚至最好掩盖好它的气息,藏着别用。你手中那夜女士的权杖,因为本身就是隐藏自身的好东西,用用倒也没什么,但也最好少用。”
“哦,原因呢?”
“很简单,”
乌洛洛朝天上指了指:“有些家伙在看。”
“哦。详细说说吧。”
蛇美人笑了笑,坐到了夜月身边,道:“这世上,被妄称为神器的东西有很多。但大多是伪神器。这些东西都没什么,随便用。偶尔幸运的人,能拿到准神器或者半神器,这些用起来也许偶尔就会被他们看见了。但估计用起来也没什么大事。”
她握住了刚才夜月收起神器的手,一边状似不经意地在其手掌上划着剑的图案,一边继续说道:“这剑,还有那权杖,是真的被那些家伙用过的。也就是‘真神器’。多少都会被他们时不时看上一眼。凡夫俗子持有也就罢了,反正他们也用不了。但是一旦是达到圣阶以上的人在用,这些人也许就倒霉了哟。”
“你从哪里得到这种讯息的?”
“猜的。我没有证据。”
乌洛洛抓着夜月的手没有松开,顺势便开始抚摸对方的手背。
夜月怀中的默却生气了,伸手扳动乌洛洛的手指。
却发现这纤细娇嫩的手指如铜浇铁铸一般,完全扳不动。
金瞳蛇美人一脸好笑,无视了满脸涨红的幼女,继续说道:“不但没有证据,甚至也不知道猜得对不对。也许问题并不是出在神器什么的身上,而是我们本身力量层次的问题。总觉那些家伙不喜欢咱们这些待在物质界的俗人们掌握太大的力量,尤其是不喜欢我们接触到‘规则’。我被封印之前,对那些家伙没有半点兴趣,只想躲起来收集漂亮女孩子。但就算这样也被他们暗算了。虽然被人暗算也怪我自己蠢,但那个家伙居然会暗算人,实在太奇怪了……就好像变了个人一样……”
“他?”
“费柏瑟嘛。”
“哦。了不起。”
费柏瑟就是那帮光明神教的人类口中的父神。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等这条蛇亲口承认这件事,夜月的感觉却还是有些奇妙。
眼前这落魄的家伙,原来也曾离力量之巅那么近过呢。
“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这家伙还是人的时候也挺普通的,就是性格和人品还不错。虽然是个男的……再说要不是因为苏莎尔,我也不会跟这家伙混在一起。”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