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
“夜与影之权杖”再次自虚空浮现,重重敲击在乌洛洛的后脑勺上。
她看起来故意没有躲避。
因为夜月薄弱的精神力的问题,权杖的魔力并没有被引发多少,而且这蛇美人此时也已经不是脆弱的灵体状态,所以她完全没有受到任何伤害,甚至没有感受到疼痛。
但这至少已经说明了夜月的态度。
“太扫兴了哦。就那么不愿意?”
见自己这新认的主人依旧眼神平静地看着自己的眼睛,乌洛洛似乎一下子失去了兴致。
而且对方平静的态度也太过诡异。
难道还有什么隐藏着的绝招不成?
蛇美人依旧吻了下去。
只是她性感的红唇这次只是轻轻落在夜月的脸颊。
“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被你讨厌了不是好事。下次,便不会那么便宜了。”
说完,乌洛洛的身体便消失了。
恢复自由的夜月慢慢坐起身,轻轻活动了一下手腕。
对方的力气太大,现在她的手臂上已经略有了点淤青。
“呼。”
夜月轻抚了一下被对方亲吻的脸颊,觉得自己也许并太不介意被这个蛇美人亲吻。
她只是不太喜欢对方不受自己控制的状态。
———————————————
乌洛洛离开了夜月的马车,随意挑了一个方向离开大路,并捡了个无人的地方消失于虚空。
她钻入了地下。
接着,她随意施展了几个法术,开辟出了一个面积不小的地下密室,并将四壁与顶棚和地面化为了石板。
之后,她不知从哪里掏出来一张大床,扔在了石室正中。
“原本是给夜月准备的,真可惜。”
接着,被褥、枕头、床单之类的东西也一一被她从虚空中扯了出来,铺在床上。
“不过还在我早有第二手准备。”
她打了个响指。
一个口中被丝绦勒住,浑身被五花大绑的女孩子忽然出现在了床上。
这是个美丽的少女,穿着敞怀的苦修士袍子,里面是短衣短裤,同样露着白生生的大腿。
“腿型真不错。但胸和屁股还差得远,不过反正将来还会发育嘛……”
乌洛洛边说边随手解开对方口中的丝绦。
“这是……哪儿?你是谁?”
看着这少女一脸的警备、惊慌与迷惑,乌洛洛忽然笑了。
“这才对嘛,这才像是个正常人该有的反应嘛。”
蛇美人边笑边爬上了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