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枢机主教总觉得在哪里见过这个拦路的男子。
但一时又想不起来。
这是很奇怪的。
因为这红发男子形貌极为出众,若是以前真的见过,应该绝对不会忘记才对。
“亚撒·梅萨?”
红发男子发问了。
他的声音浑厚有力。
哦,在确认目标吗?看来是刺客无疑。
只不过孤身一人来刺杀自己,实在太过愚蠢。
亚撒本来无需理会这个男子,但对方实在长得太出色,他不由得多问了一句:“你是谁?”
“只是一介想为国家做点事的无名军汉罢了。”
“哦。你拦在这里是想做什么?”
“只想给你一个忠告——不要再助纣为虐了,现在迷途知返还来得及。以你的身份地位,如果现在起义反戈,将来不但在教廷地位稳固,同时也绝少不了皇家封赏。”
“你替谁工作?”
“为我自己。”
——这家伙疯了吧?
这位第一枢机主教大人忽然失去了兴趣。
先抓起来,再找人细细拷问吧。
挥了挥手,他收起了帘子。
护卫们得到指示,纷纷出手。
一时间,马车前的街道上,圣光闪烁、剑气纵横。
红发男子却再次无视了他们,他单手握住剑柄,俯下身子,直线向马车冲去。
护卫骑士们的剑气圣光大多落空,只有寥寥几剑砍中了目标。
但剑光临身,却最多在红发男子身上留下道浅浅的红痕,连皮肤都没砍破。
“这是什么怪物?”
没等这些人开始反应,红发男子便如一辆开足马力的人形坦克,笔直撞穿了人群,与马车正面相撞。
一时间,天空中飞满了失去意识的人体,还有几匹同样失去知觉的骏马。
做工精细结实的马车,也因为这一撞直接四分五裂。
但马车中已经没人了。
“厉害。”
圆胖的枢机主教不知什么时候已上了旁边的一处高墙,俯视着那个结实的红发男子。
这人甚至没有拔剑,就击垮了自己的卫队。
的确厉害。
“不过看看这个如何?”
梅萨主教手上的一枚戒指碎裂,水牛般大小的圣光弹瞬间自亚撒双手凝出,并箭一般射向那个男子。
这发圣光弹足以夷平这条街道。
红发男子便是再结实,到时也该被气化了吧?
男子自不可能束手待毙,他高高跃起,似是意图避开这枚巨型圣光弹的正面轰击。
却不料这枚圣光弹中途划了道轻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