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域”消失了。
一团白色的流光向教廷区飞速掠去,后面是紧追不舍的红发巨汉。
红发人现在重新背上了不知什么时候捡回来的巨剑。迅若疾风、动若惊雷,每一步踏出,都会引发一次小型的地震,蕴含着非人力量的强壮腿部肌肉每一次屈伸,都带来爆炸般的力量,将他远远向前抛去。
明明没有借助任何魔法或神术,还背着碍事的巨剑,但这个红发男子的速度却比用高阶神术将自己包裹起来的枢机主教慢不了多少。
但,肉体终究不如神术便捷,双方的距离却还是一点点拉开了。
“懦夫。”
红发人低声道。
——————————————
亚撒听到了。
但他没有停下。
其实这位枢机主教还是有一战之力的。
他是世间少有的超凡阶顶端的神术使用者,已经能够成功施展出了“领域之力”,浑身上下还藏满了强大的魔法物品。
但他却实在犯不上和这个来历不明的诡异刺客以命相搏。
便是赢了有什么意义吗?
于是,在对方展现出能够使他受伤的实力的时候,他干脆地逃了。
虽然这名红发人并没有用出“领域”相关的力量。
——————————————
追击者越落越远,教廷区已然在望。
“赢了。”
亚撒精神一松。
正在此时,一道绿色的光芒忽然自远处射来。
瞬间便到达眼前。
枢机主教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作为一个顶级的施法者,亚撒对于魔力的感知是极为敏感的。
他感到这道光芒中蕴含的能量是他生平所仅见的强大。
——也许现在便是他这辈子所要经历的最大危机也说不定。
光芒不但强,而且太快了。
已来不及完全躲开。
但危机感与求生欲激发了他的潜能。
飞遁的神术还在起作用,他用尽全力偏转神术的方向,让自己向侧面扑出。
同时,“圣光之领域”也已经在这一瞬间改变了他周身十米方圆的空间的“规则”。
虽然范围很小,但这却是他施展“领域”最快的一次,远超他的极限。
现在,任何进入这片领域的非圣光魔法效果,都要承受百分之九十的弱化了。
同时,一道道魔法屏障自动显现,亚撒法衣上的触发式饰品和宝石,也在忽然同时被激活了十数个。
这位枢机主教,现在就好像是一个被防御魔法层层裹住的坚固堡垒,便是将全城的床弩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