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殿前的几重院落已成了一片焦黑的残垣断壁。
所有在这个范围的教廷防御者都已经失去了抵抗能力。
连两位超凡阶的强者都不见了踪影,不知是趁乱遁走,还是干脆就尸骨无存了。
俊美的长发法师轻轻自半空落下。
他的身后,又接连出现十几位法师打扮的男男女女,大多是头发花白胡子长长的老年人,连中年人都少见。
在这些人的衬托下,这位年轻的法师显得越发年轻俊美。
入侵者们很快开始制造路障、布置陷阱,封锁圣殿周围的来路。
这能拖住教廷的援军,给突袭圣殿的人们争取时间。
在此期间,红发青年几步便跨到那位显眼的年轻法师跟前,笑道:“有日子不见了,也很久没看见老头子你全力施法了。真令人印象深刻。”
“彼此彼此。法尔你的剑技也更出众了。”
“不值一提。同样是在‘人间’呆了这么长时间,我看起来好像就完全在浪费生命。没想到您居然凑出这么多强手一起来,实在太让人惊讶了。”
“哪里,你我追求不同罢了。至于这些帮手,除了一些是当年的老朋友派来帮忙的,更多的,只是因为有共同的敌人罢了。比如宫廷大法师奇尔的同僚们,被教廷排挤的那些家族什么的。”
“那边那个盾上还带着家徽的战士是安斯艾尔家族的?”
“对。你可能不认识,那是安东尼的重孙子了。”
“他对咱们的行动就那么有自信?如此明目张胆不怕被报复吗?”
“嗯。他是对我很有信心,而且也很崇拜你来着。”
“你对他透露了我的身份?”
“那倒没有。我能这么年轻还可以推说是魔法的神奇作用,发生在你身上不太好解释。再说我又没经过你同意。”
“那边那个是大法师菲蕾德翠卡?她还活着呢?”
“没错。”
“你跟她还有交情?”
“交情不深,主要是这次不知道为什么,查理居然将她准备收下的一个准学徒抢走了。”
“咦?”
“她很看重那女学徒的资质,所以很生气。”
“教皇为什么要带走她还没收下的弟子?”
“不知道。有可能只是凑巧。有情报称这次查理带了几十个年轻人进圣殿,若不因为他是光明神教的教皇,我还以为他要搞活人献祭呢。”
此时,一个中年法师凑了过来,在格朗得身边小声道:“已经准备好了。”
黑袍法师点点头,向红发青年招招手。
“什么?”
“所谓圣殿其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