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以为今天到场的老朋友会更多的。”
教皇查理一世并没有回答“年轻法师”的问题,而是若有所指地说道。
“那还真是让你失望了。”
“你们没有其他同伙了?”
“这个嘛……便是有也不太方便讲哦。”
“哦。”
————————————
在两人对话的时候,三十六具人体仅存的四个活人中,又有一男子出现异常。
他浑身抽搐、双目突出、表情扭曲,似是忽然醒来,想要挣扎起身。
但只几秒功夫,这人便好似活力完全被抽空般,忽然不动了。
原本蕴藏于其体内的庞大魔力与生命元气失去宿主,直接便离他而去,汇入从上方照射下来的光辉中,重新向剩下的三个人体内聚集而去。
三人体内的魔力量再次大幅拔升,只以量来说,三人体内的魔力可能已经到了圣阶的水准了,充盈满溢得令人咋舌。
但这个过程似乎太猛烈了些,又一男一女两人开始抽搐起来,似极痛苦。
按刚才那人死亡的过程看,这两人也活不了多久了。
红发剑士法尔忽然挥剑而起,几步便跨至查理一世身前不远。
“先打吧。”
虽然做了很长时间亡灵,但法尔到现在心肠都比较软。
眼看着这么多无辜的年轻人就这么被这“邪教头子”害死了,他实在于心不忍。
在场的只有教皇查理一世一人,看起来他也必然是这个邪门阵仗的操纵者,先砍了再说吧。
再来,虽然现在是二对一,但天下人都知道教皇执掌三件神器,形势非但对入侵的两人说不上有利,反倒比较像处于下风。
而且那些诡异的人体阵虽不知道是拿来做什么的,但光是看着就觉得很厉害,不如趁他们还没有完成,速战速决。
剑挥出。
势若奔雷。
别说斩人,拆大殿都够了。
巨剑已斩到查理一世的眉间,带起的剑压将这位教皇陛下的法衣、白发和胡须全部激得向后荡去,下一刻便会将他劈成碎肉。
但这剑却忽然就那么停在那里了。
似是忽然遇到了的无形阻碍。
红发剑士不以为意。
这一剑虽已颠覆了常人对剑术的想象,但在他手里不过是试探用的招式而已。
他压根就没觉得自己一剑就能够杀掉这教廷第一人。
右脚一踏,剑身顺势荡回,法尔人已换了个方位,准备旋剑直刺。
但就在这时,他忽然觉得背后有灵压逼近。
想也没想,巨剑多旋了半圈,直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