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瞬间的功夫,法尔的拳头已经打碎了青年双臂的骨头、他的面部骨骼皮肉、他一嘴的牙齿,还有一只左眼。
空中的魔力旋涡已经停止了运作,说明这个青年至少已经失去了意识。
但他还活着,身体似是在无意识的抽搐挣扎,他身上缭绕的光明魔力亦在自发地修复他的身体。
自然不能让他缓过来。
红发剑士没有就此停手,在所有人有所反应之前,一步便跃至仍在空中旋转着没有落地青年身侧。
单手一砸,正中青年胸口,中断了他的“飞行过程”,将其重重拍在地上。
胸骨碎裂的声音传来,青年口中再次喷溅出血液,甚至好像带着肺叶的碎块。
“哦,还能动?”
青年已身受重伤,但他的生命力却的确顽强。
普通人第一拳便应该已死了。
因为那一拳不但破坏了青年的整个面部结构,其破坏力已直接入脑,青年的半个大脑和整个小脑与脑干甚至都已经成了浆糊。
紧接着的第二拳又捣碎了他的心肺,更应该让他死得不能再死了。
但这青年体内容纳了海一般量级的光明魔力,非但不死,这么会儿功夫,好像伤处便已经愈合大半了。
“便是治好了,你以为还能和原来一样吗?怕不是骨头茬要长在肺叶里吧?”
但自然不能寄希望于这种侥幸的推测,红发剑士准备再次出手。
忽然,一道手臂粗细的光柱忽然向红发剑士射来,射出这道光柱的,正是一直坐在床上没动的那个少女。
此时,她的脸上依旧有些呆滞,但眉间已带上一丝怒色。
法尔早防着这一手,侧身便要避开。
但他的面前忽然升起一座厚实的大理石质地的屏障,正好将这道光柱挡了下来。
石墙很快便被击垮坍塌。
但新的石头却更快地涌出,便好似传说中的息壤般生生不息。
更多的光柱若激光炮般袭来,却依旧没有击垮这道石墙。
“哦,真不错。”
红发剑士对明显施法保护了自己的黑袍法师笑了笑,接着马步蹲下,双手交替向地上的青年砸去。
“回天上去吧。”
势大力沉。
每一拳的力道都直接穿过青年的身体,直入地面。
青年所在的位置,成了一个不多被扩展的深坑,碎石飞溅、烟尘扬起。
骨骼碎裂、筋脉折断、肌肉内脏被砸为肉泥。
开始还有几声如擂鼓般的嗵嗵声,后来声音便转变成了砸肉馅的噗嗤声。
片刻之后,刚才还器宇轩昂英俊无比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