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柄粗大锋锐的冰枪在寒气中逐渐成型。
红发剑士一脸不忍,却没有出言阻止。
刚才那两人虽已被消灭,但技巧和魔力都极为强大。
单从纸面实力来说,甚至碾压这两位胜利者。
他们所欠缺的,可能只是经验罢了。
而这最后的还没醒来的少女,此时体内的魔力含量已比刚才两人加起来还要强大五六成,且仍在那奇异的光线加持下不断攀升。
她若真的醒来,不知会化为何种怪物。
而且从刚才那两个年轻人的表现来看,这孩子醒来之后未必能够记得菲蕾德翠卡大法师是谁,不如直接杀掉,出去之后只说是被查理一世害死也就是了。
冰枪射出。
“咦?”
————————————————
圣殿之外,入侵者们顽强抵抗着教廷军的反扑。
非但如此,因为此处集中了侵入者大量的高端战力,所以反倒是人数占优的教廷军变成了被压制的一方。
入侵者阵中的各**法好像不要钱似的,雨点般飞向教廷卫士们的军团圣光,压得他们抬不起头来。
但谁都知道这种势头不会持续太久。
圣殿的结界外,入侵者中最顶尖的法师们在尝试以各种方法重新打开通道,他们明白,必须在教廷大批顶端战力到达之前将教皇斩首。
随着时间的过去,这希望已经越来越渺茫了。
————————————————
忽然,“啵”的一声,将整座圣殿包裹起来的淡淡光幕忽然间便消失了。
事先毫无征兆。
众法师愣住了。
“难道格朗得大师成功了?”
还未等这些人进去确认,更惊人的事情发生了。
——这座矗立于此处上百年的圣殿,忽然坍塌了。
一道耀眼的光柱自圣殿深处向天空射去,巨大的爆炸声裹挟着气浪,向四面八方喷溅而去,带起滚滚的石粉木屑,争先恐后地自圣殿的每一处门窗涌出。
巨大的冲击力下,门窗很快便不存在了。
整个圣殿,变成了以残砖碎石为单位的瓦砾堆,散落于方圆数里的地界中。
争斗双方有许多人被爆炸的中飞出的砖石波及,头破血流者有之、骨断筋折者有之、命丧当场者亦有之,哀嚎痛呼声响成一片。
两个人影便在此时忽然出现在外面的广场上。
一个红发剑士,一个黑袍法师。
正是法尔与格朗得。
法师似乎没有受什么伤,甚至衣服上都没沾上什么尘土,依旧干净而朴素。
但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