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圣属性的魔法波动禁锢了黑影周身上下的空间,防止其再次逃跑。
一发蕴含着浩瀚魔力的圣光弹,还有一柄关注了灼热激烈的能量的战锤,同时以肉眼几不可见的速度击中黑影的胸口。
“啵”。
黑影只瞬间便被击散,只剩下一个头颅滚落在地。
但却只发出了气泡破碎的声音。
“轰!”
爆炸的气浪紧接着将密室的陈设吹得七零八落,整个屋顶都塌下来半边。
“混账东西!”
老骑士狠狠骂了一声:“只是个暗影分身。”
——真身怕是在偷袭得手的时候就已经跑了吧。
没有任何犹豫的,已经恨极的老骑士转身便冲出密室追了出去。
“别去!”
老神官钱宁虽出声喝阻,但无效。
他只得自己留下来保护查理一世,口中自语道:“这卑鄙之徒一定已策划好了退路,你追上去又有什么用?”
正在此时,查理一世却忽然软倒在地。
老神官吃了一惊,赶忙上前搀扶:
“陛下,您怎么样了?”
“这匕首……有古怪……”
心脏,在许多教派中被认为是灵魂寄宿之所。平常人被锐器刺穿心脏,很快便会死得不能再死。
但这条铁律对查理一世却并不适用。
他本身的神术造诣就能瞬间治愈这种程度的心脏损伤。
何况他现在虽然把“神怒”扔在了圣殿作为仪式核心,但“神恩”还在身上,这件神器便是死人都能救得回来。
所以刚才虽然被那老刺客趁着自己因长时间主持“仪式”而实力大损的时机,暴起偷袭击穿了自己的全部防御魔法,并最终将一柄匕首插在了自己的心脏上,查理一世却只觉得对方虽然可恨但手段不错,并未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
但此时,他刚试图将匕首拔出来,却忽然便觉得浑身失去了力量。
“这是吾族至宝‘蛇匕’。陛下还是准备后事吧……喋喋喋……”
“碰!”
又一发圣光弹击中了那依然在出声嘲讽的暗影分身头颅,将其化为一丝暗影能量残渣。
虽然击碎了那个分身头颅,老神官此时显然已经慌了神,惶急地问道:“陛下,怎么办?”
白金皇冠光芒再起,将查理一世整个笼罩在其中。
这位教皇大人开始尝试以神器之力将匕首逼出。
那匕首却忽然生了感应一般,化为活物般一扭,真的如蛇一般顺着伤口钻了进去。
“陛下?”
“扶我……回去圣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