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理一世明白自己这位忠实的部下不想拖累自己,已经决意一死了。
他不愿见此,但已无能为力。
那“蛇匕”的能量与毒素太过诡异,似乎真如蜮所说是国宝级的武器,便是“神恩”也只能压制不能根除。
此刻这匕首之毒已流遍查理一世全身,并已逐渐侵入大脑,他保持清醒都已经费尽全力,无力再帮老神官退敌了。
“你做得很好,我不会忘记你的。”
查理一世郑重地冲老神官点了点头,冠冕的光辉再次提升,这位教皇大人化为一道白色的流星,腾空而起。
埋伏者们见他要逃,自然纷纷试图将其拦下来。
巫妖们施放着各种魔法、刺客们甩出各种飞刀飞针,脑子有些太过憨直的黑武士们,更是直接跃起空中,向那光辉四射的人影挥出手中的武器。
但查理一世根本就无暇也无力理会他们,光芒再盛,他已破空而去。
所有拦路的魔法效果、投枪飞矢与试图阻挡的亡灵们,都直接被净化,化为灰烬。
未等这些埋伏者决定是否要追,源自老神官的金色圣光紧跟着便封闭了整个院落。
“都留下来给我陪葬吧!”
老神官勉力撑直残破的身躯,癫狂地咧开嘴大笑起来。
魔力被他催至极限,构筑了简单却高效直白威力强大的自爆法术。
这满院的敌人,自超凡阶以下,一个也跑不了。
被圈住的亡灵生物与夜精灵刺客们虽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都对老人不断攀升的气息产生警惕,开始疯狂攻击这困住他们的圣光之壁。
一时间,酸液、爆炸与纯粹的物理斩击雨点般砸在这圣光墙壁上,光壁忽明忽暗,闪动不已。
却根本没有一个人能够真的奈何它。
——这面魔法墙毕竟是一个超凡阶强者以生命血肉为代价铸就的,破开哪有那么容易。
老神官脸上满满的都是对查理一世临走时那句话的感动、自我牺牲时的满足与拉敌人垫背时的快意。用于自爆的魔力已提升到了最高点,下一刻便会完全爆发出来,将这些丑陋邪恶的敌人、甚至整个街区化为乌有。
但,就在此时,一柄黑色的匕首悄无声息地出现。
匕首击穿了老神官的护体圣光,自枕骨刺入其脑,又轻轻搅动了一下。
老神官的动作凝固了。
他倒了下去。
这位老人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死亡,脸上依旧带着那混杂着感动、庄严与恨意的表情。
神圣的光明魔力失去了引导,混乱地泄去。
除了十数个倒霉的亡灵被较为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