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宫区。
杜密珊宫。
这里早已是一片狼藉,名贵的瓷瓶家具打碎了一地,壁纸上布满了焦痕,连坚硬的大理石地面,此时也已经坑坑洼洼,满是裂纹与缺损。
守在此处的教廷卫士已伤亡大半,少数幸存者也被团团围住。
围着他们的人,很多便是跟他们一起守卫禁宫的宫廷卫士。
只是一遇敌袭,外围那些并非教廷系统的卫士们便倒戈了,虽然他们的统领是教廷派的将领。
被这些教廷的残兵败将围在中间的,是一个看起来风韵犹存的****人。此人身着枢机主教的华丽法衣。
这法衣,不熬到足够年头、不拥有足够人脉是穿不上的。
所以这女人根本不可能是外表看上去的三四十岁,至少也得七老八十了。
神术的确神奇。
此时,这美妇唇角渗血,精神萎靡,看起来比保护着她的那些圣殿骑士还要狼狈些。
“弗莉达女士。皇帝陛下已经被吾等救出,你身为枢机主教,本应也是智慧高绝之人,现在难道还想继续助纣为虐,顽抗到底吗?”
说话之人身着朴素的黑色布法袍,褐色的梳理整齐的长发垂至脚踝,面容俊美,表情平和。
他的语气中更是不带一丝烟火气。
此人正是老怪物法师格朗得。
白天他刚刚在圣殿大闹一场,看似已战败逃走,但才刚入夜,就又领着人突入到皇宫来了。
中年妇人闻言叹了口气:“若不是那些内应熟知我的布置,你还不至于赢得那么快。”
“这却未必。咱们两人境界差距太远。你不是我的对手。”
黑袍法师话说得很直白。
妇人苦笑一下,道:“……倒不知忠于皇室的法师中什么时候出了阁下这么个青年才俊,我的确不是你的对手。但你们就是打败我并抢走皇帝,这座城毕竟掌握在教皇陛下手中,你觉得你们逃得掉吗?”
黑袍法师也笑笑,反问道:“逃?为什么要逃?”
“……什么意思?”
“你没听到刚才教廷区传来的钟声吗?”
“难道……”
女枢机主教变了脸色:“难道那是你们搞出来的?”
“没错。”
黑袍法师笑了笑,又道:“顺便告诉你,整个皇都十名枢机主教,到现在为止已经有三个‘行踪不明’。剩下的七个,除阁下外,已有五人是吾辈同党了。最后那个,我已经有个红头发的朋友去‘劝’他了,估计不久就有消息……”
说到这里,黑袍法师忽然停顿了一会儿,作出一副倾听状。
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