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月听到了打从西方传来的骚动,也清楚地感受到了那两件教廷神器的波动。
她立即就知道查理一世已回到圣殿了。
与此同时,她还感受到那两件神器与此处的地脉和天上的星辰起了某种共鸣,带起隐晦又的确存在着的“弹动”,如一根根由星团连结而下的琴弦。
连“白昼与光辉之剑”都开始跟着蠢蠢欲动,似要现身跟着一起“弹动”。
不过这把神剑毕竟还在她的控制之下,所以并没有真的发生什么异动。
但她体内的“神威”能量却开始与西面传来的能量产生共鸣,发出极强的光芒与神圣波动。
这便是她身上震惊全场的光明能量的真面目。
因为“神威封印”变化发生在夜月的体内,所以她更能体会到神器能量的细微变化。
它越来越活跃,也越来越强大了。
经过这段时间以来的绿与夜月共同的努力,“神威”的魔力其实已经临近了崩溃的边缘。
这次“共鸣”,差点让夜月“一夜回到解放前”。
不过,这次的情况好像有些不同。
“神威”布下的封印的魔力虽在跟着那天地间的“弹动”攀升变强,但封印本身却好像松动得非常厉害。
在有过操纵“白昼与光辉之剑”经验的夜月看来,这封印的魔力,似乎有了“可控性”。
“也许快要摆脱这封印了?”
————————————————
原本是圣殿的区域,不久之前还是一片坚实的火成岩质地的坚实平台,此时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处凹陷下去的巨大坑洞。
便如经过陨石撞击一般。
三位追杀者各逞其能,却已完全没法突破教皇以“神恩”构筑的防御。
“二十九。”
查理一世的面色好看了不少,虽还带着中毒之后的青紫,但神情中已带着胜券在握的笃定。
他腹部的伤口处,“神恩”之力已经压过“森林之光”的绿芒残存的魔力。
肉芽开始长了出来,受损的内脏和骨头也开始逐渐复原。
“神怒”的力量更是攀升得厉害,这里已经漫天都是圣光所组成的兵器,若连绵不断的暴雨,将这处“坑洞”不断加深拓宽。
“他应该已经没有多少精神力支持两件神器才对。怎么会这样?”
蜮甚至已无法在周围混乱的光明魔力中顺利地隐入暗影,全靠着在周身不远的氛围动用“暗影领域”,他才能够保持相对从容的无伤状态。
老刺客甚至已经动了暂退的心思。
毕竟这是人类内部的事情。
两只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