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理一世看了看那颗仍在跳动不休的心脏,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
于是他发现自己的左胸处,现在只有个血淋淋的大洞。
“果然。”
“神恩”铸就的,坚不可摧的结界,此时跟着他低头自语的动作,碎成漫天的光斑。
接着,他跪倒在地。
“这样就不行了吗?还以为你头上那顶滑稽的帽子能让你多撑上一会儿呢。”
乌洛洛的眼光很毒,她一眼就看出眼前的老人在肉体与灵魂两个方面都已经枯竭。
虽然他以两件神器逞了半天威风。
——你们这些麻烦的家伙,以后能不能别打搅我玩女人。
乌洛洛收起手中那颗心脏,再上前几步,单手扣住了查理一世的脖子。
油尽灯枯的查理一世此时竟还没死,跪坐得很端正,眼神平静且带着威严地注视着面前这位居高临下的金眸细眼的女人。
“有几分骨气。”
乌洛洛点了点头,手指发力,拧断了查理一世的颈椎。
——————————————
三位超凡阶的追杀者没有凑上来,虽然他们现在已看清对方是友非敌。尤其是两位大亡灵,早就习惯于自己的女王时不时冷不丁展现出来的强大。
只是这次她收的新手下也实在强得太过离谱了。
——在查理一世不用神器的情况下,三人中任何一人虽都可与其一战,但估计败多胜少。
在其拥有两件神器的情况下,三人合力也只能等待慢慢耗尽他的精神和体力。
这个女人不但在查理一世那能够平山灭城的狂轰滥炸下毫发无损,还仅用一击就击穿了“神恩”的防御,掏出了查理一世的心脏。
虽然是一伙的,但在不知道她的脾气好不好的情况下,最好还是不要靠近为妙。
乌洛洛也没有跟三人打招呼,自顾自转身开始观察地面上失去主持者却依旧闪耀着的光斑。
“属性相冲,这两件神器我还真不愿意放在自己身边,看看小夜月能不能用吧。不过这家伙把‘神怒’拆那么碎埋在地底下,到底想干嘛?”
“咦?”
光明魔法她虽算不上太熟悉,但魔力的强弱她还是能够轻易判断的。
这连通天地的魔法阵所蕴含的力量,在查理一世的身体失去生命体征的现在,竟然又变强了。
“三十六。”
查理一世的声音再次响起,但这次的声音并非来自他那具倒在地上的尸身的喉舌,而是来自于地面的光斑。
第三十六处光斑透出地面,立即便又有一道琴弦般的魔力线连接到星空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