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月此时几乎已经被封闭在自己体内的世界。
“神威”封印的魔力已经增强到差不多完全屏蔽她的感官的状态,能够保持站立姿势,对她来说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了。
不过这未必是坏事。
在忽然增强的魔力作用下,封印的魔术结构变得很不稳定,局部似乎出现了自我崩溃的现象,虽然这封印可以自我修复,但却无疑让原本是“铜墙铁壁”的封印变得千疮百孔。
而且这些魔力在变强的同时,也有向西面散逸的倾向,摆明了那里有某种能够吸引神奇魔力的东西。
“神威”的本体已经被毁,单单一个遍布夜月全身的复杂封印魔法阵明显无法完全抵御那种奇妙的外力从其体内争夺神器魔力。
在“散逸”与“崩溃”的作用下,黑雾般的夜月本身魔力、五颜六色的魔力宝石能量,都已经可以在夜月的“内视”中感受得很清楚,就好像冬日擦掉窗户上的雾气,将窗外的街景显露出来一样。
只是以上两种魔力此时都非常衰弱,几乎到了快消失的境地。
宝石魔力对夜月来说本就是杂质,消失了反倒是好事。但损失严重的夜月本体魔力却需要花上一段时间来恢复,这确是不太方便了。
与此相反,一道青色的如茧般的魔力核,在“雾气”散去之后却显得更加有活力也更加强大,里面似乎正在孕育什么东西。
“顺利的话,你今天也要出来了吧?”
造成自己的魔力严重损失的罪魁祸首,明显便是这魔力核了。
——看来你不光在消耗封印的魔力,“吃”起我的魔力来也丝毫不留情嘛。
———————————————
但很快,夜月又发现此刻也许还不是关心这些的时候。
除了几句提升的“神威”封印的魔力,夜月藏于身边的“白昼与光辉之剑”也有异变。
这件光明侧第一神器,在西方的第三十六处节点被激活的时候,忽然便一改原本安分的状态,魔力跟着不受抑制地拔高起来。
与早已失了本体的“神威”魔力不同,“白昼与光辉之剑”有核心组件在此,所以它的魔力不但没有散失逃逸的状况,反倒将西边那巨大魔力漩涡中的光明魔力吸引了过来,并在夜月的头顶形成了一个袖珍型的魔力旋涡。
于是,在两件神器的共同作用之下,“文德”身上强烈无比的光辉便形成了。
而且由于失去力量与属性不太合适这两个原因,“白昼与光辉之剑”在这段时间并没有被夜月充分掌握,所以它在吸收西面那连通天地的魔法阵从宇宙四方聚集而来的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