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文洁琳早早地就感受到了光明之神的气息,那时她还被乌洛洛用尾巴禁锢在地宫中的大床上。
这气息预示着不是“白昼与光辉之剑”已经出现并被人驱使,就是光明神已亲自降临于尘世。
不论是哪种可能性,她都必须赶去现场。
但乌洛洛正在兴头上,压根不放她走。
跑又跑不掉、打又打不过,这位职责在身的美丽降临者一时不知道应该怎么做。
好在,没过多久,乌洛洛又不知道接到了什么指示,一脸不满地起身。
“在这里等我,你刚才说的事情,大概又是我那个总是干扰我享乐的老婆大人搞出来的,我先出去一趟帮她做点事,顺便帮你也看看发生了什么吧。”
留下这句话,乌洛洛对依文洁琳随意施展了一个定位法术,便走掉了。
———————————————
依文洁琳刚开始还安安分分地待在乌洛洛的地宫中。
但呆了一阵子,她远远地就感受到远处激烈冲突着、且越来越强的魔力。
不久,她便已经确认那是神剑的气息。
那神剑好似正在与另外一股强大无比却十分混乱的光明力量交战。
乌洛洛的魔力也夹在其中。
依文洁琳开始坐立不安。
接着,“主上”的气息越来越明显。
在“白昼与光辉之剑”将天“捅了个口子”的时候,这位降临者终于坐不住了。
从这一刻开始,天空中充斥的,已是货真价实的“主上”的魔力和威压了。
依文洁琳很看重秩序与美德,她不会故意说谎,也会严守承诺。
比如她答应了乌洛洛会在地宫等待,她就会等待。
但如果这些承诺和她需要遵守的戒条相冲突,承诺便会被放至低一等的地位。
她是忠诚的,她要守护“主上”。
所以她必须赶到“主上”身边去,哪怕事后也许会被那可怕的蛇美人报复。
降临者没有再等待,她冲出地宫,直接飞向莱特城上空的夜月面前。
——————————————
天落金花、地涌灵泉、圣歌声传遍天地。
这正是神降的征兆。
——还有这威压……不会错的。
于是她跪了下去,低着头,静静地等待着。
——————————————
她这一跪,并没有多想什么,只是诚心诚意地跪拜自己的所效忠信仰的神祇,并在最近的距离守护于他。
但她的举动落在下面那些围观的凡人眼中,意义却不同了。
——抛却所有的异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