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剑比自己未登位之前虚弱了些,但只要它跟在自己身边一段时日,便不愁不回复旧观,甚至变得更加强大。
“这次便带你一起回去吧。”
“文德”又轻轻皱了皱眉:“太久没下来了,原来这个世界脆弱到这种程度吗?比记忆中还要差些。”
他体内强大的魔力比在神国之时已弱了不知道几百几千倍。
但便是这种羸弱的魔力,已经开始引起其身边空间的塌缩崩解。
同时,这个世界也开始排斥这位带来这种破坏的不速之客。
再呆下去,“文德”不是直接被崩坏的空间吸走,抛入不可知的异位面;就是直接被这个世界的规则强制散去魔力。
但这些明显难不倒这位神明。
他冲依文洁琳招招手,身体当先下落,飘到了查理一世之前布置的地下魔法阵之上。
此时这个魔法阵因为失去了担任核心节点的神器“神怒”,此时已经停止了运转。
忠诚美丽的“天使”跟了下来。
“这个由人类布置下的魔法阵虽然低级、简陋且效率低下,但好在用料不错,错误也较少。在此基础上稍作修改,正好作为维持神国与物质界通路的机关。”
神剑一引,地下的魔法回路便被修改补齐,并再次开始运转。
查理一世曾经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准备很长时间的法阵,在这位神祇手中只短短一瞬便被重新布置并更改了用途。
魔法阵再次开始凝聚地脉中的力量,“文德”不再理会,向依文洁琳接着道:“我降临的时候带下来太多魔力,看来不能在这里呆太久。一会儿我会将肉身安放在这里,你便留下保护吧。”
“主上……这世间还有凌驾于我的存在,我担心……”
依文洁琳对乌洛洛的强大可说是心有余悸,虽不愿在自己侍奉的神明面前展露出自己的胆怯,却还是不得不出言提醒。
她不怕死,却怕误了主子的事。
“哦?也对,你跟我一样,也是只带下来了一部分力量,这三件神器便留下暂归你指挥吧。‘神怒’用于维持这座魔法阵的运转,‘神恩’用于保护你我的肉身,‘神威’便用于退敌。”
空间的异常越来越明显,“文德”加快了语速:“我这次回去,若是成功办完事,便招你上去。若是失败,我可能还要再下来。好好替我保护着这用于存世行走的皮囊与穿梭两界的通路。”
依文洁琳还有些担心。
但张了张嘴,却没有再多说什么示弱的话,道:“是。”
点了点头,“文德”持剑在手,略挥了挥。
天空中原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