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神国回应了它的主人。
所有的高塔、喷泉与雕像,以及整个空间充斥着的光明魔力,都向“文德”汇聚过来。
他的力量越来越强大,身子直接转化为由圣光与火焰构成神之躯体。
没过多久,他腰板一挺,那如山般的重压便似被举了起来。
费柏瑟双手持剑,猛然向水晶丛林之外横劈一剑。
地崩山摧。
他的神国周边的土地主要由光、风与水之元素构成,地与火之元素较为稀少,所以并未涌出岩浆。
不过整片大地似乎都断到了底,露出无底的深渊。
他点点头,又向天空挥出一剑。
天空亦裂开,露出的是一片灰白中夹杂着点点黑色与星芒的虚空。
光明之神再次露出满意的神色。
他飞到半空,开始以肉眼难辨的速度沿着水晶丛林的边缘飞行,同时手中神剑挥动不停。
天空与大地的裂痕越来越长,跟着费柏瑟向远方一直延伸出去。
“世界意识”再一次压迫下来,一个强大的气息出现在费柏瑟的感知之中,在远方越升越高,遥遥锁定了这位忽然间大动干戈的光明之神。
费柏瑟看起来竟有些抵受不住这种威压,他的动作开始有了些凝滞,眼皮甚至也有点半开半闭的样子。
看起来竟有些快要睡去的样子。
“又来了吗?”
费柏瑟没有停下。
随着整个神国对其的魔力传输,裂痕产生的速度越来越快了。
“我的神国,今日必脱离这神界。”
——————————————————
教廷区,原本是圣殿的那处广场,依文洁琳早已收起了“翅膀”。
她依旧维持着虔诚的跪姿。
人类早已远远避开,便是现在暂时控制教廷的勃朗特枢机主教,此时也只是派人远远监视。
忽然,她感到背后有魔力反应。
——又来人了吗?
经过自己的警告,还敢靠近,说明这人必是有些实力。
安全起见,她直接启动了“神恩”,之后才转身站了起来。
强大的圣光构成的结界将她与夜月盘坐在地的肉体保护了起来。
不同于当时油尽灯枯强行以最后一点魔力去使用“神恩”的查理一世,现在这件神器的操纵者是没受人任何损伤的“降临者”。
所以便是乌洛洛来了也没法轻易打破这防御吧?
——————————————————————
来者是一个背后背着弓箭形包裹的绝美白精灵,气质清冷,神色淡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