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为流星”的费柏瑟坠得极快,那绿芒来得亦快。
两者相对而行,相撞的空隙更是短到连眨眼都来不及。
躲闪自然是更不要想了。
“挡住。”
果是神迹。
虽然魔力不足,但念头一起,“流星”周围的光明能量便自生反应,金色的魔法阵猛然出现,在电光火石之间于“流星”的下方形成了三道防御罩。
如忽然出现的三道黄金城墙,厚重、坚实、固若金汤。
虽是短短一瞬间仓促形成的防御魔法,但毕竟是由光明之神亲自施放,想来以主物质界生物的破坏力,是不可能对这些防御罩形成威胁的。
费柏瑟相信,此时便是有人扔座火山上来也破不开自己的防御。
但不可能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这道绿芒如无坚不摧的利箭,笔直穿过这三道厚实的防御罩。
连点火星都没出,顺滑得就好像竹签穿豆腐。
穿过防护罩,绿芒又直接命中了“流星”,发出“噗”的一声轻微炸响。
千钧一发之际,“白昼与光辉之剑”自发护主,拧出一个剑尖与绿芒相撞。
剑尖由凝实的圣光构成,带着金色的净化烈焰,可讨魔诛邪,无坚不摧。
但它好像在防御上还差了那么点意思。
于是这个剑尖刚刚形成就被击散。
绿芒顺势直接穿透了“流星”,又擦过“通道”,消失于天际。
费柏瑟现在只是脆弱的灵魂形态,根本就没有肉身的保护,这在行走于物质界的时候无异于凡人裸身入剑山火海。
若不是他灵魂是神之级别的凝实,又得魔力与神剑保护,恐怕刚出裂缝就要消失于“绞肉机般”的天风之中了。
在这种脆弱形态下,之前又刻意没有携带太多的魔力,硬捱“森林之光”一箭,费柏瑟的魂魄几乎散掉,携带的魔力更是直接被击散一大半儿。
若不是侥幸得“白昼与光辉之剑”化成的流光的包裹与保护,费柏瑟的灵魂此时可能已经湮灭了。
不过他虽未死,却伤得极重。
更要命的是,那绿芒虽没有真正杀死他,也没有损伤到神剑,但还是将奇异的魔力残留在神剑的光辉与费柏瑟的灵魂中,让他连清醒的神志都无法保持。
于是神志不清的费柏瑟甚至都没有想到撤退,而是按原计划向下投去。
也不怕那要命的绿芒再给他来上一下子。
虽然以森林之光的攻击频率,也的确没法现在就给他再来上一下子了。
————————————————————
“金色流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