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月此时虽然没有恢复力量,“神威”的封印也仍然在产生作用,但对她来说这已经完全不是问题。
她已经有了解除封印的方法。
搞定了查理一世、取得了教皇之位与教廷的控制权,皇帝的灵魂与躯体也都掌握在了她的手中,公主伊丽莎白也是“夜之国”的盟友,甚至连神都被她干掉了。
这个世间,看起来已再无敌手。
接下来,便是些收尾的细节了,交给手下们去办就好。
苜倒是有点不对劲,看来一会儿还需要占用她一点精力去处理。
这位传奇的精灵游侠虽然看起来仍旧一脸冷淡,但总让人觉得她好像不怎么高兴。
——难道是刚才使用黑暗魔法的行径让她联想到了什么?
不过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夜月觉得自己完全可以想办法搪塞过去。
————————————————————
夜月又感受了一下藏于体内的“夜与影之权杖”。
这神器给了现在暂时还无比脆弱的她非常大的安全感。
夜月的灵魂以及那个“茧”,之所以能够在费柏瑟的降临之下成功逃脱,便是靠了这个权杖。
当时,作为灵魂专家的夜月,在千钧一发之际,趁着“神威”的压制力量减弱的时机,忍着巨大的痛楚切割了自己的灵魂。
之后,她将想要展示给那位光明之神看的记忆留在了被舍弃的那部分灵魂中,与新产生的“核心”与全部的魔力融为一体。
而所有的秘密与“大半个”灵魂,则借助“茧”的力量逃了出来,投入了权杖。
因为这部分灵魂已经舍弃了所有的光明魔力,夜月自然又可以自如使用早已“效忠”于她的“权杖”,瞒过费柏瑟的感官。
还是那句话,“权杖”虽然攻击力不足,但在欺骗与误导这两件事上却是独步天下的。
当然,夜月那时还有些忐忑。
虽然“权杖”在她手中还从来没有失败的使用记录,但毕竟过去它所欺瞒的对手最多就到教皇查理一世与苜和简的层次,她并不知道这神器能不能对一个真神起作用。
这是一次孤注一掷的冒险,一旦失败,她的意识便会被费柏瑟所抹去,成为这位光明之神的养料。
好在她成功了。
费柏瑟只简单翻阅了一下夜月所留下的残缺记忆便去做自己的事情了,这位亡灵女王成功地让光明之神误以为自己只是一个醉心于教皇之位的成功神棍。
这里面也许有费柏瑟当时太过匆忙与大意的缘故。
之后,“夜与影之权杖”成功地发挥了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