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苜这样的大美人儿一直在向这边看,心情正好的乌洛洛还不忘冲她抛了个媚眼。
却不料精灵游侠的目光又冷了几分,轻轻别过了头。
——若不是天上那意志的威胁力足够强,真不知她会作出什么事来。
————————————————
夜月仍将头贴在那蛇美人的腹部,动作就好像丈夫倾听怀孕妻子腹中孩子的动静一般。
——她在仔细感受着乌洛洛体内的那个“球”。
“混乱、虚弱、愤怒……”
啊,有了。
那是我撕下来的那一小半灵魂。
夜月小心翼翼地通过“权杖”伸出精神触须,试图与被自己舍弃的灵魂建立联系。
——能成。
虽然这部分灵魂已经被费柏瑟所吸收,但它明显与夜月本体的灵魂更加亲近。
也不知是不是这位神明吸收了太多他人的记忆,对这新得到灵魂貌似不甚重视,没有用心去消化。
“能指挥就好。”
夜月开始指挥着这部分灵魂从“球”中分离出来。
既然已经是一体,“球体”便自然不会轻易放它走。
好在那些互相影响的记忆好似内置的混乱诅咒般,这个球先是被“森林之光”的攻击搞乱了神志,现在更是自己的记忆都将自己搞晕了,好像使不出力般,阻挠的力量并不强大,总算让夜月指挥着“自己的灵魂”挪到了“球”的边缘。
但这已经是极限,毕竟两个灵魂已是一体。
于是该乌洛洛发挥作用了。
“就现在,切这里。”
夜月指挥道。
黑雾状的“刀芒”随着指令出现,直接削下了这部分被标记的灵魂。
“白昼与光辉之剑”自生反应,跟着便是一道剑光反向劈出,却被早已习惯的乌洛洛直接挡下,并将那“切下来的一小块灵魂”送入了夜月的权杖。
刚刚安静一会儿的光球又开始在乌洛洛的腹中横冲直撞,但这位蛇美人却行若无事,只是面带遗憾地说道:“切得不够干净,好像还带出来一点点这家伙本身的灵魂。需要我再帮你切一下嘛?”
“不必了,这样更好。而且这种强度的话,我自己勉强可以应付。”
“接过”这灵魂,夜月开始指挥属于自己的那部分残魂反过来吞掉属于费柏瑟的那一点点灵魂碎片。
却不料立即出了状况。。
费柏瑟的灵魂碎片好似一条饥饿的白色蚕宝宝,忽然就开始凶猛地反向啃噬属于本属于夜月的那小半截灵魂,让她险些失去了对这残魂的控制。
若是任此状况进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