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质界。
皇都之下的数十米深处的土壤中,以潜地魔法转移至此的乌洛洛已感受到上面那个不明身份的神明的精神触须已经越来越近。
她已经下潜了数次,途中也无规律地换过几次方向,现在早已经跑出了教廷区的范围。
只不过每次施法转移,那些精神触须就会追着魔力残留跟上来。
很是难缠。
若不是“权杖”加护,几人可能早已经被找到了。
她准备再次转移。
“嗯?”
正当她再次小心地构筑魔法结构时,那些精神触须忽然消失了。
乌洛洛正自惊异,却见天上那强大的意志也跟着失去了踪影。
“到底是抵受不住主物质界的排斥,缩回神界去了吗?”
她看向怀中的夜月,却见她再次陷入了施法失神状态。
“不对,一定是小美人背着我做了点什么。”
——蛮厉害,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
光明神国厄力泽姆。
“文德”头戴白金冠冕,因为魔力充足,与它成套的袍子也出现了,包裹在了他的身上。
他的右腕戴着“神威”,右手拿着“神怒”,背对着水晶之森,看着自己新开辟出的范围巨大的深渊,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神情。
原本的光明之神费柏瑟已经做了大部分的工作,自己借其残魂重构身体并掌控神国之后,只是顺势弄上那么一会儿,已经真的快将厄力泽姆从神界分理出去了。
他就此停手,开始等待。
神国沉入星界的结果是不可预测的。
有可能整个厄力泽姆都会迷失方向甚至完全消亡,新生的“神”说不定也会因此陨落。
但她不在乎。
这神国她是必定会全力送出去的,不然很难加以利用。
之所以没有进一步做动作,便是要趁机最后看一眼费柏瑟的敌人到底是哪位。
她相信对方肯定会来的。
不然也不会追费柏瑟追到物质界去。
—————————————————
与一开始刚刚出现在神国时的呆滞状态不同,现在“文德”的面部表情很灵动。
反正无事,除了调集神国力量抵抗神界规则的压力之外,他还有余力做点别的事情。
比如改变自己的外形。
略一寻思,她就变成了夜月的形态。
走动了几步,“夜月”道:“真方便。也还是这样习惯……不过……”
夜月想了想,决定这张脸还是不用的好。
这不仅仅是夜女士苏莎尔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