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多久,夜月又睁开了眼睛。
——果然不行。
现实是很骨感的。
地上的魔法阵缺了核心,已无法正常运转;又没有直接自神界而下的神力,所以“通道”此时已经关闭。
而现在的夜月却太虚弱了,别说打开“通道”,便是那“通道”还存在,她也不一定能够让自己的意识再次穿越过去。
并且,就算是像当初的查理一世一样花了大手笔打通了“通道”,“另一侧”此时应该也已经是一片虚无。
因为神国厄力泽姆已经沉入了星界。
——————————————————————
不过这其实也是夜月想要达成的效果。
厄力泽姆虽然是个看起来宽广无比的神国,但在星界这样真正无边无埏的无限空间中,这光明之神国就好像是沉入海底的针一样难找。
现在,理论上所有存在都无法掌握其具体方位,包括“上界”的众神。
但夜月可以。
她的“半身”,现在已算是窃取了光明之神的神位,那一半残魂,就是现成的定位锚点。
神界的规则已无法影响厄力泽姆,这意味着“光明之神”已经重新具有了接受愿力、回应信徒和赐予神术的能力。
若是将来夜月的精神力能够强大到直接穿过星界沟通神国的程度,那么她便可取得“神明无尽的赐予”。
知识、神力,以及所谓的无上的荣光,取得这些在传说中的旧时代只有神祇们最宠爱的选民才可获赐的东西,对夜月来说不过是“左手倒右手”罢了。
“但目前还是不要想了,还是专心恢复力量要紧。”
夜月收敛了思绪。
封印已除,皇室近乎被她控制、教廷则是已经被她控制,这人类世界几乎没有什么能够威胁到她的明面上的势力了。
虽然各地还在战乱,但只要她愿意,这国家应该很快就能平静下来。
甚至就此一统已知世界,也许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只是别再出什么意外。
——————————————————
乌洛洛忽然爬上了床。
夜月瞟了她一眼,苜的手已经摸到了弓上。
“你们……”
蛇美人没好气地道:“我对男人(形态的家伙)没有兴趣啦。”
她又指着床上的依文洁琳道:“这是我的床,我还要在上面调教那孩子呢,你们要不要回避一下呀?”
夜月枕着苜的大腿没有动,只是轻轻道了一句:“我累了,难得浑身轻松,就让我在这里睡一下吧。”
精灵射手眼神中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