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地面裂开,一个金眸竖瞳、穿着开叉黑色长裙的性感女子从里面钻了出来,直接扑向了夜月。
幽灵护卫们似乎见惯不怪了,也没有上前阻拦,只是悄悄加了些戒备。
倒是一直闭目假寐的兽人幼女忽然睁开眼睛,呲了呲犬齿,一脸的不爽。
女子一脸怪笑,以眼睛难以捕捉的速度将手轻轻放到幼女的脸上,还捏了一把。
幼女怒极,开始满屋子追打这女子。
一时间,拳风爪气满室乱扫,时不时还有“剑光”浮现,这手以双手放出“剑气”的手段显示出了小兽人半步宗师的实力。
只是一追一逃闹了半天,幼女却连黑裙女子的裙角都没沾到,还被摸脸捏臀揉腰地吃了不少豆腐。
“不打了!”
一怒之下,幼女直接躺下了。
——————————————————
这女子自然便是乌洛洛了。
见“拦路虎”被“打倒”,她笑了笑,便做出了拥抱亲吻的姿态向夜月走去。
结果被这位亡灵女王用权杖挡在中间。
“隔三差五就要来那么一下,不腻?”
“你个木头,这叫情趣。再说你本来就欠我的。”
夜月无视了这句话,道:“……这次到底有什么事?”
“没事,想你了,来看看有没有机会跟你滚床单嘛。不行?”
“这些天你不是粘在那个‘降临者’身上了吗?居然还有空想我?”
“嫉妒了?”
“……”
“别不说话嘛……”
见夜月不语,乌洛洛笑道:“她快被我折腾散架了。今天我让她休息休息。”
“散架?”
乌洛洛仍是一脸邪笑:“你知道那些‘特别的游戏’吗?什么捆绑,什么虐……”
“行了,知道了。”
再让她说下去不知道会说出些什么“细节”来,夜月对这些东西并没有兴趣,于是打断道:“如果没什么正经事,你就回去吧。不然跟默一样安静地待在这里也可以,我要开始冥想了。”
“别那么无趣嘛。”
乌洛洛抓过夜月的手,开始抚摸:“我只想说,跟依文洁琳签约的事情好像火候差不多了,这算正经事吗?”
亡灵女王不动声色地抽回手道:“算。”
——————————————————
这个实力强悍无比的“降临者”可说是个不错的补偿。
这一战,夜月在短短一天之内除掉教廷高层、执掌教廷并得到三件神器,本是大获全胜。
但又在更短的时间之内失去神器,还搭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