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层甲板原本只有夜月与默,以及几个充当侍从兼保镖的教廷神官。
毕竟现在“文德”已经贵为教皇,已经不是普通民众能够随意接近的大人物了。
这条船的下层甲板与船舱走廊中,现在有许多来回巡逻的圣殿骑士。
他们也是来保卫教皇的。
不过,还是有人有资格凑上来一起玩的。
过了一会儿,苜与简就并肩走上甲板,身后跟着简的侍女与护卫。
只是这两人也实在不是需要人保护的主儿,所以与简现在亲王的爵位比起来,其随从人员简单得可怜。
自然,这位亲王殿下本人并不觉得如此“寒酸”有什么不好。
她现在看起来心情愉悦,双手抱着苜的左臂,整个人都依偎在苜的身上,脸上挂着温柔的微笑。
兜兜转转一大圈,苜还是在莱特被简追上了。
而且她到底还是矜持的,什么心声也没对夜月吐露,白白浪费了这段时间和“文德”单独相处的机会。
只是这次简和“文德”同行,她也跟上一起。
——她这次没有再退避并让出喜欢的人,似是作了奉陪到底的准备。
只是亲王殿下看起来却一点担心、猜忌和敌视的样子也没有,反倒对其越加亲密。
这段时间她都牢牢地黏在苜的身边,同吃同住。
上船之后躲避的空间更小,白精灵连逃跑躲避的地方都没有。
看这架势,也许今天晚上两人便要同塌而眠了。
——————————————
白精灵苜看起来依旧气质清冷、面无表情。
但夜月却觉得能看出来她的不自在。
毕竟在黑城堡相处的日子也蛮长的,一些关于对方的常识她还是有的。
简和苜这一对儿在黑城堡的时候便甚是亲密,此时两人之间感觉上还微妙地多了点什么,让人很好奇她们之间又发生了什么趣事。
简看起来是如此地美丽又无害。但不知为何偏能隐隐压过那暴力精灵一头,实在不知两人的过去。
行至夜月身边,两人直接便与夜月师徒坐了一桌。
简坐在了中间,将夜月与苜隔在两边,自己作出一副左拥右抱的样子,还俏皮地笑了笑。
侍女们献上金边白瓷盛装的点心与红茶,简亲自上前分盘倒茶,一派贤淑的样子。
两名侍女估计是习惯了,也没有惶恐的模样,还不时悄悄看着“文德”的俊脸,偷偷地笑。
简与“文德”的婚约在小范围内已不是秘密,两人一个俊秀一个柔美,坐在一起像是一幅画一样,怎么看怎么相配,怎么看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