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仆拉茹此时看起来分外得可】
声音软糯,身体也柔软,略显稚嫩青涩的脸上此时带着些暧昧的红晕,加上这暗示性的挑逗语言,让人很想就这么将她搂在怀中揉搓一番。
但“文德”却只是摆出了营业用的微笑,摇了摇头。
小女欧身后的苏珊同样听出了拉茹言语中露骨的性暗示,她面红耳赤,伸手便去拉扯对方,口中道:“知不知羞啊?别胡说八道……”
拉茹此前从未在她面前表露过对文德的好感,以至于苏珊尴尬之余又是满心的不可置信。
不过想了想,她却又觉得理所当然。
文德身怀绝技、俊美无双,以平民之身在极短的时间内平步青云,最后还扳倒了叛乱的教皇并执掌了教廷,如此的英雄,哪个女儿家不喜欢呢?
以前不说,难道是在顾虑我的想法吗?
她又瞟了坐在旁边的简一眼,神情中又带上了些微微的不快。
在“讨逆军”中之时,这位亲王殿下总是钻进“文德”的帐篷中,一呆就是一天,也不知道都在里面怎么勾引人家。
便是文德先生似乎默认了这个女人是他未婚妻,苏珊也绝不认同。
——不是总以文德先生的女朋友自居吗?但女亲王殿下,这世上还是有敢在你跟前明目张胆抢男人的人呐。
不像我,就知道闹别扭……
这样想着,手上就慢了三分。
——————————————
“文德先生……”
拉茹灵巧地避开了苏珊略显迟疑的拉扯,扑到“文德”的身前,跪坐于地,道:“我仰慕您很久了,今天是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今后只要待在您身边学习您、伺候您我就满足了。可以吗?”
说完,还示威似的也看了简一眼。
亲王殿下依旧柔和地微笑着,并不介怀。
但她身后的侍女与卫士们可绷不住了,纷纷露出怒容。
他们都知道简与“文德”所谓婚约之事,两人是何等崇高的身份,可说除了皇帝陛下,这个国家便是这一对情侣的权势最大。
现在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下人都敢横插一杠子,怎让人不怒?
加上简待下人甚是宽厚,这些人铭感五内,又是表忠心的机会,便纷纷出言道:
“教皇陛下是什么身份,也是你这样的下人能够觊觎的?”
“若是没人管教,我们便代你的主人教训教训你如何?”
“就凭你也配和我们殿下争?”
挨了讥讽谩骂,小女仆却正眼也未瞧他们,转而对一脸淡漠地坐在一边,表现得好似眼前一切都与她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