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与月之女神苏莎尔的教义强调隐秘,而且这里毕竟是人类的城市,夜月不想让人看见自己真实的长相,于是出来前已经用权杖重新变装成了文德的样子。
她这次连神官服都没有穿,而是随便穿了一身宽松的亚麻袍子。
幽灵们躲进权杖化成的戒指中,绿也变换了光辉,躲进了“文德”的领口。
午睡醒来的默跟在夜月身边,显得很开心。
现在她对亡灵女王的态度,已经和对月的态度差不了多少了。
小兽人对街头卖艺的杂耍艺人与吟游诗人明显并不感冒,但却似乎任何食物都能让这个她食指大动。
夜月看着有趣,于是她关注着默的视线,只要是小兽人会看上第二眼的食物她都直接付款买下。
小吃一条街从街头买到街尾,一枚金龙币花出去,找回来三枚银鹰十九枚银鹿外加八十二枚铜角子。
默双手分别拿着烤鱼和煎鱿鱼,拎着一袋鹿肉干,吃得幸福无比。
小兽人实在是很好糊弄,分量足够的人类世界的食物就能让她非常满足。
夜月现在是个真正的富豪,一枚金币都用不完的就能提升小兽人的忠诚度,实在是很划算的买卖。
看着边走边吃的默,听着摊贩的叫卖声,闻到空气中飘荡着的食物香味、泥土气息、海风带来的腥味与往来人与牲畜身上的酸臭气,一种怀念的感觉油然而生。
不知不觉地。当初和月一起在塞得闲逛购物的记忆涌上脑海。
她以为这种小事她早就忘得差不多了,但此时却发现有关于月的事情其实一直就埋藏在她心底,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记忆似乎也变得更加醇美。
十年过去,很多东西都和以前不一样了。
光食物就多了很多新花样,同时也有很多旧的品种不见了。
别说是食物,就是那些不那么容易被换掉的房子也有许多不在了。
十年前与月同住的旅馆还在,只是明显旧了许多。
黑巫师盯着门口看了一阵子,最终没有进去,而是下意识地接着朝印象中的奴隶市场走去。
“女王陛下。您走错路了。”
戒指中传来幽灵护卫首领莉露的提醒声。
夜月自嘲地笑笑,转向原定的方向。
“您到底要去哪里呀?”
并不像默那样没心没肺,绿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
“没什么。去绑架一只肉票。”
“……不明白。”
“我要北上办一件事。现在,我的‘影子’们主要精力都放在整肃内部上,与其干等着他们把所有事情都安排好,还不如我自己也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