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伦有一种遇到了非常荒谬的事情的感觉。
“这桌子……”
“我买的呀,不错吧?‘天空之源’出品,花了我足足五个金龙币呢。”
佣兵少女似乎对自己的品味很得意。
“我是问为什么不用这笔钱翻修房子呢?”
“哎呀,一时非常想要嘛。”苏珊以一种比较夸张的姿势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又道:“再说这里又不是我的房子,我征用一下而已。”
“这不是您的家?”
“不是呀,在家里做生意多不专业?而且我家里很有钱的,要是在这个破地方活到这么大我早就跟着烂掉了吧?”
这个人说出来的话实在太糟糕了,居然刚才还大言不惭地教育自己要知道民间疾苦吗?
但海伦涵养相当不错,没有再说什么。
而且擅自觉得对方一定是个贫苦家庭出身的穷人,她也的确觉得是自己不对。
正自反省,门却忽然又响了。
“苏……啊不,团长!看我带来谁来了!”
人还没有进来,一句急不可耐的喜悦话语就先传入海伦耳中。
她回头看去,发现一个佣兵打扮、背后背着一把旧剑的少年走了进来。
不止是剑旧,少年浑身上下的衣服裤子鞋子手套都很寒酸,看起来绝对不是什么有钱人。
不过他身材匀称,而且相貌也还不错,一张娃娃脸非常讨喜。只是身量不高,看起来还没有完全长开。
他显然经过一定程度的锻炼,双臂挥动有力,肌肉线条也很好。
此时。他一脸喜色,看起来已经有些邀功请赏的狗腿子意味了:“团长,我拉了客人回来,咱们终于要接第一单生意了!”
“咦?真的有客人上门?啊不是……”
佣兵少女一副非常意外的神情,差点说溜了嘴,脸上的表情还有些尴尬。但马上就改口指了指少女神官,向少年喝道:“瞎说什么,第一单生意当然是天才的本团长先拉到手的,睁开你的眼睛仔细看看。”
海伦虽然觉得自己缺乏历练,但这种情况她马上就懂了。
明显这对少年少女在比赛谁第一个拉来客人。
那么她虽然不是客人,也还是要配合地保持沉默。
真是孩子气的一群人,原来这才是自己的同龄人应该有的精神状态吗?
因为这些人不用像自己一样早早地去学会成熟,海伦忽然觉得有些羡慕。
————————————————————
少年进门时已经注意到房子里居然还有一个陌生人,而且是一个非常可爱的金发少女。这时又被“团长”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