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接近傍晚,公主伊丽莎白终于醒来了。
但她没有起身。
她头疼欲裂,浑身无力,汗出如浆。
醒来前,她觉得自己好像一直在做噩梦,又好像一直在做春梦,只觉得自己坠入了无尽的深渊,浑身被禁锢住无法动弹。
醒来的瞬间,她好像完全挣开了枷锁,却几乎完全想不起梦的内容了。
但她很快想起来昨天夜里的事情。
“那也是梦吗?”
她很希望自己是把梦境与现实混淆了,但身体的感觉以及她的理智都告诉她:她真的对自己从小开始就当妹妹看待的挚友作出了很过分的事情。
各种复杂的情感同时涌上心头,最后被她对自己的恨意驱逐出去。
“我……真是个卑劣无耻的人。”
她握紧了双拳。
指甲穿透了双手掌心的皮肤。
她就这么躺在床上举起右手,看着掌心被指甲刺穿的伤处顺着手掌和手臂向下流出的鲜血,忽然有了一种快意的感觉。
似乎这样能让她好过一些。
两道白光射了过来,分别覆盖了她修长的双手。
伤口痊愈。
公主向白光射来的方向看去,发现简正坐在房间的角落中,手里还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红茶。
见公主看了过来,她还微笑着举了举杯。
伊丽莎白知道自己自醒来开始一系列软弱的举动都被对方看到了。
她坐起身,收敛了懊悔的神情,重新恢复成一个平静端庄的帝国公主该有的样子。
“简殿下。是您帮我治疗的吗?”
“是的。”
简保持着温柔无害的笑容,柔声道:“奇尔小姐还等在外面,您要召见她吗?”
伊丽莎白明显心绪还没有平复,她轻轻点了点头。
“我去叫她。稍后您的情绪再平复些的时候再让她换我进来,我还有些事情要让殿下你知道。”
伊丽莎白双目依旧好似没什么焦距,只是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简没有再多说什么。她起身微微屈膝致意,离开房间。
不多会儿,作为伊丽莎白心腹的尤莉·奇尔书记官打开房门,快步来到公主床前。
“殿下,您现在有哪里不舒服吗?”
伊丽莎白摇了摇头,抬头向自己这个忠心耿耿的姐妹看去。
发现这位从来都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给自己出谋划策的未来**师,此时也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