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得位于苏艾兹克纳河北部通往麦迪特瑞尼尔海的出海口,通过苏海兹克纳河与瑞德海相连,是个地理位置极优越的港口。
港口附近的海面常年来白帆密布,尽是满载香料、羊毛、棉布、艺术品甚至奴隶的货船,景象十分兴旺。
这天,一艘甚为宽敞精致的客用游船扬帆出海。
————————————————————
船长考伯特对自己的船很有自信。
他是个比较成功的商人,海员出身。现在拥有一支包括七艘船的船队,其实他早已不用亲自出海了。
但他还是喜欢时不时亲自掌舵并在船上发号施令的感觉,并喜欢别人继续叫他船长。
海,便是他的浪漫。
但他现在也并不是什么客人都载了。
他偶尔亲自掌舵的“多丽丝女神号”从来不接穷人的生意,整艘船的房间全部打造得大而精致,配备着最精良的水手、最精锐的护卫与最美丽的女佣人。
这艘船收费高昂,也只接一些达官贵人和富商,并且即使客舱只满了一小半,也绝不会降价售票。
但这种行为反倒让他和他的“多丽丝女神号”出了名,许多塞得的本地人甚至以能够有资格坐上这艘船为荣。
但今天这艘船被包下来了。
连考伯特都常年难得见到一个出手如此豪阔的客人,明明包括护卫佣兵在内只有六个人出发去北方的拉维港,而且只有七天的旅程而已,却花了一百金龙币将全船包了半个月。
如此大方的客人自然非富即贵,考伯特决定这次也亲自担任船长,也好探探底细。套套近乎。
而且南方正在闹亡灵,塞得与神佑离得又并不算远,去北方躲躲也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
所以考伯特决定顺便把自己的妻子和两个女儿也带上,做完这单生意,他就带着全家在拉维港住一阵子。
船出海不久,考伯特将指挥权交给大副。亲自带着个仆人去拜访那位客人。
虽然已经见过几次了,但考伯特还是不太能适应对方的俊美。
少见的纯黑色直发、完美如大理石雕刻般的五官、匀称的身材、充满神秘感的黑色深邃双眸……
对比着对方,再看看自己因饮酒而发红的鼻头、海风与阳光造就的粗糙皮肤、无论怎么整理都纷乱无比的胡须和卷发,还有顽固的啤酒肚,他实在觉得有些不公平。
单单是这样一个毫无瑕疵的人真的存在本身,就已经是诸神最大的不公平了。
这位贵宾正在边喝茶边读书,那个和他一起上船、据说是他亲戚寄养在他这里的可爱幼女正趴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