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不是要只身北上阻止人类的进攻吗?真的不需要我的守护了吗?”
“嗯?其实还是需要的。”
夜月说得轻描淡写,但其实她预计此行很有可能会碰上难以化解的危险。
“您要不要先等一阵子,等我出来再去?”
“我要赶在人类的总攻开始之前将事情办完,不然结果太不可控。可能之后就真的只能隐姓埋名地过日子了。”
夜月微笑一下,又道:“或者之后干脆躲到人类的势力范围之外去,或者传说中的异位面什么的。”
“那……要不我再等一段日子?”
“不必在意,您尽管进来吧。我事先做了些安排,战场上估计还应付得来。”
见绿还在犹豫,她又道:“这并非只是我想实现承诺而做的意气之语,而是我之后还认真地想了一下,如果真的碰上我现在无法应付的敌人,那么就算有你在,结果也是一样的。真的想保护我,进来之后就想办法快点出来吧。”
夜月自然知道绿的目的,其实之前绿说自己已经考虑好去帮她对付那份“神威”的魔力的时候,她就知道这位自然精灵公主已经急得不行了。
那么与其让绿因为现在尚不可预知的危险无限期地滞留在自己身边而徒增怨愤与怀疑,还不如就赶紧成全了她。
也许到时候,她能得到一个更强大也更感激自己的助力。
至于北上之行,尽量不战斗就好。
反正她现在的形象是光明神教的新星,疑似圣者的文德,相信注意一点就可以避免绝大多数的冲突。
“好吧……谢谢您……”
绿在半空中深深鞠躬:“那么,我就不客气了……”
言毕,自然精灵公主化为一道绿芒,没入夜月的眉心。
权杖黑炎腾起,瞬间占满了整个房间,但转瞬就一并跟随着这道绿芒冲进她的前额,没入无踪。
这火焰是凉的。
默在一边目睹了全程。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觉得夜月似乎又要进入那种经常出现的无知无识状态了,所以放下了书,准备做一个尽职的守护者。
不料这次夜月只闭着眼睛坐了一小会儿就睁开了眼睛。
她摇头微笑道:“又失败了呢。果然没有那么快。”
但她已经清楚地感受到了封印的松动。
敲门声忽然响起。
“请进。”
“是下午茶时间了,团长让我来问问两位要不要一起用点点心。”
是佣兵少年凯文的声音。
“谢谢邀请,我稍后就到。”
绿闻言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