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城镇只有几千户人口,而且居然是些人类民兵在驻守,里面连一个亡灵都找不到。
当男爵的部队打过来时,装备极差的索克镇民兵们一触即溃,甚至谈不上有什么真正的抵抗就被杀伤大半。
余者要么逃散,要么就做了俘虏。
这个镇子夺回得太容易了。
从亡灵的手下解放了一个城镇,这是非常好的功绩。
但巴伦男爵却并没有完全沉浸在夺回城镇的喜悦中。
原本他所有的部下,包括男爵本人,都以为这些民众会对自己的解救行动感激涕零。他们甚至以为镇民会自发地带着鲜花、食物与美酒前来迎接解救他们的英雄。
但实际情况是,除了少数和原镇长沾亲带故的人的确表现得欢天喜地以外,大多数民众都表现得麻木不仁,甚至有些年轻人明显对这些前来解救他们的人类军队表现出了敌意。
在被亡灵占领的这短短十几天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也许审讯俘虏能够带来答案。
——————————————————
一个被捆得很结实的俘虏很快被带来了男爵的军帐。
这人据说是敌军的首领。
看着这俘虏,巴伦男爵觉得自己很生气。
身为人类,居然协助亡灵统治自己的同类。
太可耻了。【ㄨ】
而这个叛徒居然表现得理直气壮,明显没有认罪的样子,居然还敢跟自己对视。
简直不知羞耻到莫名其妙的程度。
“为什么要叛国?”
别的先不说,一顶大帽子先扣过去。
“我们没有叛国。你们这帮滥杀无辜的屠夫。”
这个年轻人是少数真正做过激烈抵抗的人之一,所以他受了伤。
此时虽经过简单的包扎,却也还是满头虚汗,面青唇白。
但他说起话来却很硬气。
“还要狡辩吗?”男爵更生气了。
“我们这些人只是被推举出来的镇民自治会成员而已。只是负责和攻来的亡灵们沟通谈判,并在他们撤走之后管理和守护城镇而已。况且就算我们叛国好了,帝国从来没有善待我们这些子民,我们又为什么要忠于它?”
看谈吐。这个年轻人是有见识的。
“小伙子,你识字?”
“……是的。”
“居然和邪恶的亡灵做交易,你的老师没教过你忠诚是什么吗?”
“我说过了,我们没有叛国。如果祈求亡灵们放过镇民的性命也算是做交易的话。我们的确做了交易。但那又怎么样?我不记得自己亲口宣誓过效忠帝国,一两百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