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一幢高大气派的宫殿式建筑。
虽然是深夜,但千百支蜡烛将本该昏暗的巨大空间照得无比明亮,照亮了穹顶与四面墙壁上的壁画。
壁画大大小小的壁画共六十六幅,展示了从父神创造光明、秩序与正义开始,到最后一位圣者归去神国结束的六十六个故事。
宫殿正中,是巨大的光明神神徽。
这里是教皇厅。
一个须发皆白的威严老者静静地站在神徽前。
他穿着华丽繁复、嵌满宝石与金银丝的白色袍子、头戴高大的嵌满钻石珠宝的教皇冠,身上散发着如海般浩瀚庞大的魔力威压。
此人正是教皇查理一世。
教皇陛下直视着那巨大的神徽,却明显并没有在祈祷。
他灰色的双眼没有血丝,没有发黄,如一个年轻人般明亮无比,但眼神中却没有多少虔诚的意思。
他正在思考。
保皇派与亲王派的大贵族许多已经战死于神佑,朝中大半官僚都是倒向自己的教廷派。
各地方驻守军团,一半的军团长都是自己的人,但另一半,却大多不是皇室的人。
现在就是立即发动政变,看起来都已经手到擒来。
而且现在所有的敌人,都以为南方的亡灵才是他们的敌人。
等再将这些还搞不清楚状况的其他派系的军队多送些去神佑与那帮死灵法师互相消耗,自己这边就可以采取最终的行动了。
从背后击垮他们,建立一个********、疆域广大的大帝国。
主物质界的陆地神国。
然后——
摆脱掉“那一位”。
但很多事情稍微偏离了他设定的轨道。
卡洛科斯王子大概已经死于亡灵之灾了,但更重要的公主殿下却因为所谓“神迹”的关系活了下来,而自己的孙子却丢了;
现在身在塞得的公主殿下原本前阵子还很安分,看起来准备等援军到齐就杀回神佑。但忽然不知道发什么疯,封锁了道路和城市,做出一副固守的样子;
因为之前不知从哪里忽然钻出来个乡下神官,居然稳定了莱特五世的病情。而这个恢复意识的老不死这几天忽然一改过去那副昏聩的样子,开始巩固莱特西城区与皇宫的防御。还撤换了一些城防军将领——这些将领大多是自己的人;
“那群法师”,似乎大多倒向了皇室;
一直与北蛮战斗的金龙军团,最近传出了准备南下的消息,方向却不知是神佑还是莱特;
那群他准备借机好好削弱重组的亡灵法师的战力比自己预计得强得多。而且这两天居然有些地方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