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总是很喜欢回忆过去的,比如我。先皇陛下死得很蹊跷……而且现在想起来,从你当时给的建议和帝国的调令推测,怎么看都是有意让我们这些人去送死,好让你独自掌控小皇子。按照这个思路,我找到了这些。”
“法师”面前凭空出现了一团灰烬,之后变成了变成了一封附有教皇戒印封蜡的信,信转眼变成了几个人物的头像,是当时军部中的大臣。
这几个人直接参与了奇袭黑城堡计划的制订,而这计划怎么看都是自杀式袭击。
随着时间的过去,这几个大臣都露出了身为教廷派大臣的身份。
“不错的幻术。”
查理一世叹了口气:“没错,是我做的。反正当时是为了我个人的事业……哦,顺带着也为了整个教廷以及主的荣光着想。杰克那家伙当时做得也太过分了些,再被他继续下去,教会要么灭亡,要么成为他手上的工具。”
说到这里,查理一世忽然伸出手臂,丢出一个白色的能量体。
球体中凝聚了骇人的魔力,如一个小型的太阳般灼热耀眼。
“既然已经从我口中得到了真相,那么你也该死而无憾了吧?”
手一挥,球体化为一道流光破空而去,眨眼间消失无踪。
教皇的神术“父神之眼”的效果已近乎神技,不但能够看穿眼前的人物是个幻象,还能够顺着操纵幻象的魔力线找到幻象主人的所在。
年轻法师的幻象瞬间消失,好似真的被斩断了源头。
但幻象手中飞腾来去的四色能量球亦同时射向了教皇。
一时间,教皇厅中爆出了破坏力巨大的火焰、冰雹和闪电,接着又出现了地震和飓风。
等到一切超载燃现象平息下来,大厅中已经塌了一角。
蜡烛自然也全部熄灭。
但在如此威力的魔法之下,查理一世似乎也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只是在陷入黑暗的大厅中,失去了烛光照耀的教皇陛下,此时的身影也显得诡异了许多。
“失败了吗?”
他自语道。
接着,面对着重新冲进殿内的护卫者们。道:“去叫杰拉尔德去我的书房等我。”
见一人领命而去,教皇陛下转身向偏殿而去。
教皇厅的那一片狼藉,自然会有人收拾。
——————————————————
“我闻到了阴谋的味道。杰拉尔德只是个不怎么听话的武夫,他又能做什么?”
穿过几道回廊。一个嘶哑诡异的声音自教皇陛下的影子中传了出来。
“叫他来另外有事。你说的东西影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