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神佑之战时,海伦也在人类军中,所以对当时出现在天空中的“圣者”印象极深刻。
虽然离得很远看得不是很清楚,她也觉得那位“圣者”与“文德先生”非常神似。
她很想确认一下两人是否是一个人,但每次询问这个问题,“文德先生”都只是微笑一下就转移了话题。
此举更加深了他的神秘感。
一个自帝国边境的死亡荒野忽然出现的神秘人。
一个能够治疗无人能够治愈、只能够靠教廷的神器来缓解的皇帝陛下的顽疾,神术与医术极高强的牧师。
一个有可能是新的圣者的人。
怎能不令人浮想联翩?
——————————————————
塞得。
清晨。
城门刚刚打开。
这座不夜城已经实行宵禁许多天了,通往它的道路上也满是盘查的岗哨与巡逻的斥候。
据说是为了防止亡灵军的偷袭。
但真实的起因,是简亲王殿下交给伊丽莎白公主一个存着影像的水晶球。
水晶球中,是教皇之孙彼得·怀特在神佑之战中的一些言行的影像与声音记录。
这个水晶球证实了神佑之战是教廷针对皇室的阴谋。
简告诉伊丽莎白这个水晶球来自战场上出现的那位“圣者”的,这也从侧面证实了里面影像的真实性。
公主殿下立即将这些消息以秘法送往莱特皇宫,并封锁道路,巩固城防,还以剿灭亡灵的名义召唤残存的忠于皇室的大贵族的军队前往塞得与莱特。
此时,公主殿下一身戎装立于城头,望向海面方向的点点白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书记官尤莉静静地站在她的身后。
“你说……我还见到的她吗?”
没想到此时她的心思竟不在国家大事上,而是在思念一个人。
虽然这句话没头没脑的,但尤莉知道她说的是谁。
书记官眼神中闪过一丝悲伤的意味。但她很快掩藏了这一点,道:“见得到的,殿下。”
“见到我,她还能认得我吗?”
“能认得的。殿下。”
“但我对小海伦出手了,将来如果她能够原谅我,我是不是应该对她负责呢?”
“我想她不一定需要您负责的,殿下。即使需要,您是未来的女王。是可以……想要多少女人就拥有多少女人的。”
——包括我在内。
但这句话书记官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