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吉秦在书房之中召见了目前唯一留在观音寺城的忍军上忍光太郎。
“光太郎,最近南近江的情况怎么样了?”
光太郎想了想,才对着正在看书的吉秦回道:“启禀大人,目前多广等人并没有最新的消息传回来,上一次的情报是三天前的,上面称平井定武等人已经联系了半数以上的六角降臣,目前已经有三成降臣愿意跟随他们一块儿倒戈,其余的,平井定武等人还在沟通。”
吉秦看着手中的书,缓缓的说道:“三成嘛?这才不到十天吧,看来再过一段时间,就能超过六成了啊。”
光太郎迟疑了一下,低声道:“大人,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大殿当初削减他们知行的事情,他们当时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肯定是不满的,如今又有这么一个机会,所以……”
“不,不是因为这个,六角家两父子敢反攻南近江,有两个主要的原因。一是因为本家在南近江立足未稳,大多数领主都是原六角家家臣,机会只有这一次,到得明年,那这些降臣到底偏向谁就难说了;至于这二嘛,不过是因为坐镇南近江的是我而已,海北家老和赤尾家老更多的则是我的副将,这一点主公曾明确向两人说过,两人也同意了。”
吉秦看着手中的军略书,漫不经心的说道,却是将光太郎吓了一跳:“大人,想不到到您已经有了如此权势,既然如此,那那些降臣是不是因为这个所以才敢于和六角家里应外合的?”
吉秦点了点头:“不止是他们,连六角父子两也是因为我是主将,所以才敢出兵反攻的。”
“大人,这是为何?”
“我这些年来,打胜仗的原因便是我善于用奇,从来没有正面对垒打败过敌人,所以给了他们一个错觉,只需要步步为营,就能将我逼死。呵呵,还真是自以为是。”
光太郎重重的点了下头,放下军略书,吉秦看着光太郎道:“六角家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听到吉秦的询问,光太郎面露难色,久久不出声,最后是吉秦盯了他许久,他才破罐子破摔的道:“大人,因为伊贺忍者的存在,监视六角家有一定难度,所以我等还未向伊贺国渗透,所以六角家的动向我等一概不知。”
吉秦收回自己的目光,淡淡的说道:“既然如此,你们六个罚俸一年好了,昨天服部正成告诉我,六角家正在进行全境动员,不久便会出兵,你们六个里面,至少两个往伊贺走一趟,我要六角家的详细出兵时间,明白了吗?”
光太郎冷汗直冒,忙不迭的答道:“是,是,大人,我立即传信让太田和藤次走一趟。”

Copyright © 2022 3k小说网网站标签网站地图